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全职高手|吴雪峰x季冷】好吃不过饺子 (终)


    28.

    这问题超纲了。

    季冷冒了点白毛汗,他很想转身把手机揪到面前来,切出去,给队里的小张发条微信,让他给分析分析讨厌性别、切腺体、不标记和这个跟自己讲电话的人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

    电话两端一时间万籁俱寂,登机广播就显得格外响。 

    “我登机了。两个小时后见。”那头说,接着电话就被挂断。

    “……” 

    ???见??那货要来Q市?来干啥?护照续签?奔Q市续签?

    季冷心下一片茫然。 

    

    29.

    从化验窗口离开,叶修左手肘弓着,夹紧一根止血棉签。

    突然被拎去唰唰抽了四管血,心理作用让他此刻有点虚。

    说实话,那白大叔给他开的单子他都没看明白,心里默念那几个拗口的指标,不得不说要是这时候手边有手机能上网查查就好了。

    抬头一想,人都说抗生素过敏,酒精过敏,再不济花粉过敏,螨虫过敏,如今刚分化就有人对我过敏……啧啧啧,难不成我沦为花粉螨虫一类了?说起来家里那小子不是O吗?双胞胎不同性别几率才15%都让我赶上了,是不是得去买个体彩福彩什么的。要是他见我也过敏……

    阿弥陀佛,正好少来找我,珍爱生命远离过敏。

    作为危险分子,叶修被限制了活动范围,在原因查明之前,连季冷待的那栋住院楼都不让进,不然万一过敏这事儿不是特例怎么办。

    叶修在观察室戴着便携的腕式监控器,信息素的ppm实时监控,一报警就得按医嘱喷掉一只小喷罐,喷完所有的之后半小时内去找他。那避光小喷灌食指粗小指长,旁边的垃圾桶里已经躺了两三只空壳。叶修被那气雾刺激得泪眼惺忪,数数小塑料袋里还剩的几只,心里嘀咕我特么不会被淹死吧。 

    

    30.

    在极度安静的房间,人又不是很困,后脖子时不时传来虫蛰的一米米刺痛,还有护士进来采血,实在很难睡着。

    季冷瞪眼盯着那管巨大的注射琥珀色液体针筒,先是瞎琢磨这玩意算不算医保,而后放空,放空,直瞪得两眼发酸才眨一下。

    空气中的变化他后来好说还是觉察了,就是84的味儿令人难受。刚才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傻逼腺体又闹幺蛾子了?光想季冷就恼火得不行,心想得,冠军也拿到了,手抽抽就抽抽,手抽抽还能活不下去?

    心里拍板,便越快越好,眼下就想摁铃把值班医生call来问问能不能约手术。手刚抬一半门口一声响,医生未卜先知似的已经到了,隔离间的各种喷雾呲呲呲。

    “医生我现这样能做腺体切除吗?”季冷难得语音对外交流,因为背朝门,还得说得比平时大声,好久没有正儿八经说这么多跟游戏没关的字,说完给他别扭坏了。

    可那医生进了门却没过第二道玻璃闸,不吱声拉开了隔离室的遮光帘。季冷等了一会儿没动静,就有点毛。 

    头转不了,只得硬着脖子翻身,还没翻到肚皮朝天,眼角的余光不经意一瞥,就扫到了站在探视位一手叉腰一手扶墙的吴雪峰,正隔着高透玻璃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望着他。

    

    31.

    吴雪峰这人,脾气特别好,遇事儿特别能忍,大和尚嘛,有啥过不去的,是不是。

    每当有人被叶修游戏里比赛里挤兑气个半死,都会想想他。

    莫生气,人生就像一场戏,我若气死谁如意。想着想着,头顶都仿佛有佛光笼罩。 

    而此刻吴雪峰是有点无名火的。

    这人怎么就……怎么就这么不怕死呢?

    火了没两秒理智就回来了,不然怎么说他脾气好,脾气好很多时候也是理智的表现。

    自己的担心在对方看来或许就是半点道理也没有吧。人要做手术,生死有命,关你屁事。

    吴雪峰依旧站立不动,季冷看他的眼神里有莫名,有惊悚,四舍五入就是见了鬼。见季冷似乎打算不看不看再把身体翻回去,吴雪峰摁开了对讲设备。 

    十几分钟,又或是二十几分钟前叶修不知从哪搞来个手机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在做检查长话短说。叶修苦逼兮兮告诉他自己分化成A了,信息素过于骨骼清奇,导致季冷有过敏的症状,目前查下来不是季冷的问题。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吴雪峰腹诽这不是重点什么才是。

    只听那边接着道,医生推测季冷可能有过一种精神方面的病,原来他听不懂绕弯子,吴哥,你得直说,懂吗,直说,直成老韩那样,加油,你行的,看好你哦。

    

    32.

    “你不是想做手术吗?我帮你联系美国的医院,那边条件比较好,你看行不行?” 

    

    33.

    季冷好像愣了几秒才听明白,转回身,以更奇怪的表情看向吴雪峰。

    吴雪峰真怕这货来句不用,没必要,那他真要吐血,于是赶紧补了句:“听说他们应对后遗症的系统比较成熟……”

    “好,够哥们,谢了!”

    “……”吴雪峰终究还是吐了血,假咳两声,“那个,你就先养好身体,争取早日康复。”说完转身出去了。

    

    34.

    叶修目瞪口呆:“逗我呢,你真这么说?”

    “嗯。”吴雪峰应着,剥了只虾,就见对面表情艰难,想笑又纠结会不会显得肤浅。

    吴雪峰带叶修吃饭,Q市,都不好随便找个地撸串,怕吃着被人认出来拿板砖掀了前脸,只能找个看起来还挺高档的店坐包厢。 

    “那……为什么呀?”叶修很疑惑,自己还是个无辜的孩子,大人的世界他不懂。

    吴雪峰剥虾的手似乎也一滞,而后叹了口气,“哎,别问了,我也不知道。你当我做慈善吧。”

    叶修狐疑地瞟他几眼,“我说,你不会是打算把人骗到国外,护照一烧,把人锁地下室吧?”

    对面正喝茶水,差点让呛死,随手捉起一片虾尾壳朝叶修面门砸去,后者一闪躲过。

    “你那小脑瓜怎么还是这么不着四六啊?”

    “不,我是觉得你真干得出来。”

    “……我谢谢你。”

    “不过说真的,”叶修已经吃完,叼了王老吉的吸管边嘬边说,“你俩要都不成,我就觉得我跟谁都是不能成了,我还小你要对我的三观负责。”

    吴雪峰心想,好的吧。 

    

    35. 

    第二天两人从宾馆打车到医院,吴雪峰和叶修在门诊大楼前分道扬镳,本来吴雪峰说先陪叶修拿诊断结果,被叶修打发走了,他只好只身一人来到季冷病房,敲门进屋,看到查房的医生还没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吴雪峰的提议给了季冷莫大的鼓励,昨天躺床上像摔倒的企鹅似的人,今天已经能坐起来玩手机了,要不是医生查房,大概这家伙已经可以满屋子遛达了吧。

    医生看了眼隔间,心想这个点跑来探视的肯定是家属没跑了,填完表挂床尾,往出走的时候招呼了声,把吴雪峰也捎了出去。

    出门医生就停了脚步,吴雪峰带上门,不知道医生要跟他说什么,不免有点紧张。

    “病人的激素水平正常了,可以接触了。”医生大姐笑容柔和,吴雪峰发现这是个Alpha。

    “哦,好的,谢谢,辛苦了。” 

    医生点点头,眼睛里睿智的光彩闪了闪。从医二十多年,警示意味的信息素对方虽然控制得很恰如其分,但她总不能认错。年轻人呐,对本能的克制就是要差一点。

    “刚才病人问我,他现在这样再去做切除手术,最坏的结果是不是下不了手术台。”

    吴雪峰一怔。

    医生的手拍到他肩上,“现在年轻人喜欢玩丁克那一套,我本身呢不支持也不反对。”

    愣怔的吴雪峰眨了两下眼睛,明白过来就很尴尬,苦笑着刚想解释,医生继续道:“但是他身体已经这样了,是不是应该轮到你为他做点什么?”

    

    36.

    啊,这个KY的世界。

    

    37.

    市面上的抑制剂通常无色无味,医院的隔离间用的也不知哪招的标,一股永恒的84味儿,也许自带清洁消毒功能。

    季冷很不喜欢这个气味,吴雪峰进来的时候,他下意识扔了好几个卫生眼过去。

    医院食堂带的豆浆油条还冒着热气,季冷没客气,谢过,从人手里接过来开吃,放任吴雪峰看了他好一会儿,成功把他看毛了。 

    “干嘛?怎么还不走?”季冷一毛,眼睛就瞪得贼大。

    吴雪峰此刻坐在昨天叶修的位置,跟季冷之间顶多两米的距离。吴雪峰一听,我干嘛要走,“走去哪里?”

    季冷大眼瞪小眼,“你问我我问谁,该干嘛干嘛。”

    “我是来看你的。”吴雪峰想了想,又肯定地说了一遍,“我是专程回来看你的。”

    “看我干嘛?”季冷哼了声,仿佛觉得很好笑,“我又没死,冠军倒是拿了一个。”

    吴雪峰一时接不了话,深吸口气,那头吃完,四处瞧找抽纸,挑了一张抹嘴。

    “之前电话里那个问题你还没回答我,你一定要做手术是为什么?”

    季冷露出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来,“说了关你屁事了。”

    “当然关我事啊。”吴雪峰长腿一抻,往陪护床的中心挪了挪,“我也想做个手术来着。” 

    

    38.

    季冷面朝吴雪峰打量了半天,“你做什么手术?病了?”转念一想,“不对,你做手术做就好了呗,关我什么事儿?”

    “你看啊,”吴雪峰给他分析,“你要是因为讨厌性别,那我也是因为讨厌性别,你要是因为讨厌被标记,我就是讨厌标记人,你将心比心一下嘛。”

    季冷眉间都快挤出川字了,似懂非懂思考了半天,突然暴起,“我靠!这什么狗屁死缠烂打的逻辑,你有病啊!”

    吴雪峰呵了两声,似乎觉得很有意思,“不瞒你说,我这方面是挺病的。”

    “你病跟我鸡毛关系!”

    “你试试嘛。”

    “……啊???”季冷看他皮笑肉不笑有点惊悚。

    “试试让我有关系啊。”吴雪峰摊手。

    

    39.

    季冷不懂。他听不明白。

    “为什么你要跟我有关系?”季冷疑惑得拳头都拽紧了,“我不想跟你有关系。”

    吴雪峰心头嘤了一下,不过没事他很坚强,“那你想跟谁有关系?”

    “我不想跟谁!我,我???”季冷脑子里一团浆糊,这种撕不开揉不烂的感觉令他恼火,最讨厌狂奔急转的对话方式了,最讨厌打战术了,最好咬住敌人一刀毙命,完美。

    “你就想一个人,是不是?”吴雪峰的声音离他两米远,安静地说。

    “对对对!”季冷豁然开朗,就是这么回事儿。

    我活得很好啊。

    我不需要任何人。

    吴雪峰,你要坚强。 

    

    40.

    太阳穴突突,吴雪峰抬手摁了摁。

    “你听我说,你想一个人,和你要做手术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你好好想想,再想想。”他拿出带孩子的耐心循循善诱。生理老师,你当初为什么不随堂测试。吴雪峰把床尾医生查房用的记录板翻到背面递过来,“来你把你思路从头到尾列出来,这个很重要,真的,美国的医生要看的,用来评估手术的,你要实事求是地写。”他堂而皇之忽悠道。

    季冷接过来,总觉得哪里不对,这话锋是不是转得有点快……但他最不擅长的就是细想,既然是手术需要,自己写就是了。

    嘉世都不是好东西,季冷你忘了吗。

    

    41.

    他在纸心正中写了手术两个字,笔画生硬,跟他说话的感觉颇有几分相似。后面跟了个箭头,逻辑上应该是他认为术后能得到的好处。吴雪峰忍不住凑过去看,就见他画了个手舞足蹈的火柴人,大概是一人乐万岁的意思,简直又黑线又想笑。

    “不不,这中间有问题,没有腺体也不是说就肯定单身,只是缺少标记,没有信息素融合的话,受孕率很低,”吴雪峰坐到他床边认真提示,“你是哪个意思?”

    季冷一脸懵逼,“啊?” 

    吴雪峰看他傻不愣登的,脑海里闪过一丝蓝光,“你……你不会是以为没有腺体就直接没有性别了吧?”

    “???是啊?难道不是吗???”

    吴雪峰盯着季冷,季冷惊恐地盯回来。

    “你是不是念书的时候都打游戏去了?”

    网络游戏害人。

    

    42.

    吴雪峰一拍脑门,算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把握当下才有机会逆风翻盘明日可期。

    “好那我们暂时不管这个,你要的结果我已经看懂了。现在往前面推,回忆一下是怎么得出来要做手术的。”他说着,手指了指手术二字前方的空白区域,“你其实是不想要信息素吧?为什么?”

    季冷从惊吓中定了定神,握住笔在纸上杵了半天,居然又画了一个小人。

    吴雪峰都要疯了。正想问这个难道是个闭合导图吗,季冷却在小人旁边一又画了好几个小人。

    “霸图的队友。只有我一个O。生活很不方便。”季冷解释。

    吴雪峰愣了愣,季冷眉头紧皱,很认真,吴雪峰不忍插话,默默让他继续。

    季冷笨拙地在小火柴人们身边画了个指向手术的箭头,笔尖往上挪了挪,若有所思之后,又画下另一个小人和更多的小人。

    “这是我分化的时候,在学校操场,老师说这样不好,不对。” 

    笔尖在两团小人之间移动,并没有划出墨迹,似乎季冷也觉得这两团东西之间不应该是箭头,他在犹豫。

    吴雪峰接过笔,在小人们中间轻轻画了个加号,季冷瞬间恍然大悟,欣然道对对对。

    吴雪峰什么也没说,还了笔,问季冷还有别的吗,后者想了想,在页面的顶端开始画小人。

    永恒的小人,时间线还在分化之前,吴雪峰满以为应该是要画童年和家人了,却见季冷画完就停了笔,然后指着孤零零的小人说:“一开始我是这样的。我要回到这样去。”

    吴雪峰一怔,像冰疙瘩卡了喉咙,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43.

    良久,吴雪峰才回过神。

    “这么一看,还真是跟我没关系。”

    “对吧!”季冷只觉嘿呀鬼佬真是有一套,如此厘清,自己果然在理,“我就说关你屁事了!”

    两人现在几乎是肩挨肩靠在床头,真不知季冷是因为腺体缺陷还是对信息素天生迟钝,被Alpha的信息素包裹竟也没感到不适。吴雪峰有点脱力,不动声色蹭在他身上,看着纸面顶端的小人目不斜视。 

    “你是傻鸡吗?”吴雪峰问。

    季冷大怒,“你才傻鸡!”

    吴雪峰不听,揽紧季冷肩膀,醉汉无赖一样把头挤进对方肩窝里。冰镇杏子香酸酸甜甜萦绕鼻端,此刻闻起来却像用柠檬水冻成薄冰片,一片一片往心里划拉。 

    “早点认识你就好啦。能一出生就认识你就最好了。”

    

    44.

    “呃——”

    一个人探出的半边身子僵在门口,一边喉咙里发出单音节一边缓缓往外缩。

    我不想死。

    “你们聊我吃饭去了再见。”

    

    45.

    季冷:???

    “他干嘛不进来吃?”

    刚才探出的那半边身子,手里提了好些包子馒头,职业选手的眼神哪能看不到。

    吴雪峰笑了笑,掏出手机把季冷的大作好好拍了几遍。

    “别管他,那小子吴法吴天惯了。” 

    季冷:????

    “哦。”

    

    46.

    吴雪峰到医院食堂买午饭的时候,看到叶修在那正襟危坐看老头下棋,非常好笑。 

    问想吃什么菜,叶修保持微笑,说榨菜吧,馒头已经吃掉了。于是吴雪峰只买了两份套餐。两人寻桌坐下,叶修生无可恋地看人吃。

    “咋,这是说成就成了?”叶修问。

    “哎,任重道远,先弄去我那,再慢慢忽悠吧。”吴雪峰答得轻松。

    叶修震惊:“真地下室play了???你也太可怕了我要报警……”

    吴雪峰嚼着菜,抬眼皮瞅了他一眼,叶修呵呵干笑了两声。

    联盟你们错了。有吴雪峰的叶修,才是最不可怕的叶修。

    吴雪峰吐出根鱼刺,“好在真的傻,我说什么都信……”

    “……”叶修不禁翻了个白眼。

    又吃了一会儿,“嗯,对了,你结果呢?没事吧?拿来我看看。”

    叶修继续干笑,“其实没事儿,真没事儿,医生说不是信息素直接导致的过敏。”

    吴雪峰看叶修难得一脸尴尬,对这个检查结果的好奇又不免更甚了几分。

    “就是,呃,”叶修回忆了一下医生的说法,总结道:“简单来讲就是我的信息素跟当时他用的药里某种成分作用冲突,表征很像过敏而已。”

    吴雪峰呵了声,“哟,能耐,信息素能跟药起冲突。”

    “可不是,谁能想到呢。”叶修挠脸,“医生说,是因为我信息素也像一种药。”

    ???吴雪峰表示不解。

    “促结合剂。”叶修眼神死地比了个拇指,“拜我肯定灵。” 

    

    

    END

    

====

终于完结了

辣鸡脑洞毁我青春

如果我说老叶的信息素,浓度小致||||||幻,浓度大会变成那种所有ABO都会出现的无色无味黑市催||||情|剂,会不会被打x

——会的。


2018-08-04
 
评论(2)
热度(17)
© 刘季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