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29)

这么久没作妖,有没有想我(x

在忙三次元正事,这边就搁置了,没关系,CP19还早呢(???



=====


(29)

    “热?”叶修往身边瞟了眼,这家伙今天喊热好几回了,但天气明明还行啊?再说这都逃水里了来了,难道要上冷库?我拒绝。 

    “心静自然凉。”他悠哉收回目光,手上折腾通讯表的节奏一点没耽误。

    “不不不,”苏沐秋脸色有点糟糕地压低声线,“是热,那种热,那种……”

    画面静止10秒,一条银光鱼拖着长长的尾巴越出水面,叼中一只行刚点过水没来及飞高的小虫,然后优美地空中转体,噗地落回水里,在叶修脸边溅出几朵剔透的水花。

    叶修脸色顿时黑了一半,握紧他的通讯表,手脚并用往前拍水,一会会就在两人间拉开老远的距离。

    “靠,不关我事儿啊!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绑定也好几年了,难道这就是老兵前辈们说的该来的总会来?叶修不禁皱眉打了个寒颤。他俩关系亲密是亲密,但是……

    正当心里的乱码雪崩般排山倒海,那头也满脸嫌弃地啐了口,“呸!你算老几,”说着脸上千变万化,“我觉得吧,可能是那个……”

    后半截声音像被他吞了,然而对面是个首席,一个个字听得清清楚楚。

    “……你不是吧来真的,人家小姑娘还未成年,我要报警了。”叶修一脸地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苏沐秋淡定地斜眼瞅着哨兵。

    哥俩大眼瞪了会儿小眼,突然心照不宣地嘿嘿笑起来。

    “那你想怎么办?”两人密谋似的都往中间划了划,海浪对他们和水草一视同仁,两颗脑袋浮在水面边荡边凑近,“解绑重新绑?我倒是没所谓。”

    苏沐秋扔了个眼刀,“说得轻巧。现在局势这么紧张,你一个前途无量的大首席,绑定还给拆了,你觉得联盟肯放人?”

    叶修无语。

    视平线浮浮沉沉,浮浮沉沉。

    “哎,从长计议。要怪就怪没先遇到她,哭唧唧。”苏沐秋做了个哭的鬼脸。

    叶修直乐,“你真是早熟得可以了我说,”突然一捶手心,“哦,难怪没事老放那只蠢鸟出来显摆,原来是为了泡妹子……哎哟!”没说完后脑勺就让尖锐的东西啄了下,肩上有爪子借力一蹬几乎被踩进水里,扑棱棱翅膀破空的声音,深蓝绿色的尾羽在阳光下像蒙了层耀眼的金纱。

    孔雀在两人头顶盘旋几周,气哼哼地朝叶修嚎了一嗓子。

    “德性!”叶修边乐边跟鸟对喷。

    日子永远那样过该多好。

    ……

    “热?”林敬言推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架,皱眉思索了一下,就见脖子动不了的叶修骨碌眼珠子追随他从小中尉身边踱到工作台。敲了敲桌面,“正常值啊。你记录仪呢?怎么系统没你数据?”

    叶少将眨巴两下眼睛,“呵呵,呵呵,记录仪,你懂的。”

    换林敬言眨巴眼睛,“老实说我不太懂。”

    “那些测量终端太粗暴了,贴身上不舒服嘛。难道你想看我贴一天不到就挠出血窟窿?”

    林敬言又推了推眼镜,心里想你们哨兵真是人生艰难,不过他当然也很清楚,叶修最擅长拿半真半假的语气讲让人无法反驳的话,至于真相,只要他不想说,也许永远没人知道。

    ——哎,副队他们也是心里苦。林敬言同志不禁同情了所有相关科研人员30秒。然后看了看昏死在注射椅上的小中尉,又看了看他旁边那位才把他弄昏的元凶,此刻装得乖乖的只动眼珠子,这中尉多大来着?材料上的数一时半会儿忘了。总之,得跟级数差这么多的搭档共处一个实验周期,大写的惨。

    “说起来你没事把你搭档弄晕干嘛?”林敬言捏了个采血器,可怜叶修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周旋无用,指腹上让戳了个洞。

    “说的什么话,走火又不是我能控制的。”这时注射似乎终于结束,针头开始抽离,叶修疼得脸发白。林敬言也懒得拆穿,等针头全撤,操作椅子弄开固定装置,问还热么?叶修望天感受了一下,摇头。随即林敬言又翻出个小喷罐指指蓝河问:“弄醒?”

    叶修摆手,“别浪费,麻药该过了,我扛进车里就行。”说着撸袖子,等林敬言也弄开蓝河的椅子固定,真跟抱沙袋似的拦腰扛上肩就往出走。遥控车翼门扬起,叶修把人扔后座绑好安全带,发现林敬言拎着他们之前上交的显示板吭哧跑出来。

    直到飞行器走远,林敬言把视线从天边收回来,想起张新杰的新邮件还在信箱里,点开来看,果然无非是询问叶修这边打加强针的情况。他嫌汇报麻烦直接把针剂数据贴附件了,只在消息正文里写到有两点异常,其一注射中途叶修不知出于何故用麻针把小中尉打晕了,另一个则是叶修提了一句热,但是测量和血样检测的结果都正常……输入到这里林敬言捏了捏下巴,都正常我说个屁,反正后来本人也没再觉得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遂退格光标,两点异常也改成了一点,点下消息发送。

    亏叶修还笃定他会全程小报告,人与人之间还是应该多点信任。

    踩着点紧赶慢赶到情报署找肖时钦的路上,蓝河被一颠一颠的总算醒了过来,脸蹭在高级衬衫面料上,面料伏贴在温热的胸膛,窝着怪舒服的。

    ……

    嗯???

    蓝河先看到自己的膝盖,然后是一只手臂,肩,喉结,下巴……

    感觉到视线,意识到怀里的人已经醒了,叶修步子没停,往下斜了一眼,“正好,马上到。”

    刚清醒的蓝河整个人都想再晕了算了。

    怎么回事,断片了?怎么又断片了??

    经过一条狭长的过道再拐了两个弯,只见一个似乎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子拿了好几块显示板,似乎早在门口候了会儿了,年轻人看眼前这两位一横一竖过来的架势,目光里全是好奇。

    “前辈。”年轻人打招呼,叶修点头示意:“都弄好了?辛苦辛苦。”

    在接下来的匆忙中蓝河知道了这个人叫肖时钦,别看年纪轻轻,人已经是情报署高层,太阳系人类,非特异体质,人比人愧不如人啊……不过眼下也只容他默默感叹这一句,旁边叶修像地主家的监工似的一直催快快快,蓝河麻木了一张脸,重见天光之后才想起来叶修貌似有跟他讲过绑定程序一定得赶在今天录入系统关闭之前。

    ……好像是如果超时没完成绑定会限制双方行动自由什么的……蓝河只管跟着前头的背影走,手续完成,看上去也没那么火急火燎了,就是这绑定没什么真实感。

    幸亏这回他是看着走的,这才没在叶修又一个没预兆的刹车时追尾。

    叶修回身,手里捏着飞行器的遥控小卡片,“对了,你住哪?”他忽然问。 

    “溪山公寓。”

    “L16啊,”没想到少将报坐标这么快,“今晚还有宵禁,L16的安置点会去吧?车给你。”

    蓝河懵逼地正要接卡片,叶修又来了句:“会开吗?”……简直懒得跟这家伙说话!驾驶基础课好不好!蓝河闭眼一把将卡片扯过来。

    “到地方了,哪儿违规显眼就停哪。我走了啊,回头联系。”说着就要单方面分道扬镳,蓝河没过脑子顺嘴问道:“你去哪?”

    “办点事。”

    没下文。

    蓝河语塞,小动作掰了掰手里的卡片,叶少将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甚至已经往另一个方向走了好几步头也没回。这让他一时间有些尴尬。

    或许的确不该问,刚才上调保密级别,也就破格升到校级,但这种彻底被看轻的憋屈感究竟怎么回事……

    走开了五六米,还没听见身后飞行器的动静,叶修迟疑一秒,终于回头瞧了眼,小中尉无所适从地立在原地,见他瞧过来,偏偏头把视线挪开。

    “嗯?怎么不走?”

    那头腆下巴问,蓝河无语得都有些想笑。以这位一贯的作风,大概下一句就是“你不走我可走了”,他默默吐槽。哪知叶修站了会儿眉头一抬,居然几步小跑回来了,手快,轻轻松松又把卡片从蓝河那儿夺过来,“来来来来,上车上车。愣着干嘛快过来。”边说边往车里钻。

    “……”首席的心思你别猜。 

    飞行器开了顶棚,吹得蓝河风中凌乱。他想关,驾驶员不让。

    驾驶员还往他这边瞧了好几次。最后终于忍不住问:“我的信息素有没有影响你?”

    蓝河心中默数了六个点,白眼一翻带些自嘲,“影响个鬼,感觉不到。” 

    那边轻描淡写“哦”,顿了顿,“但你影响我了。”

    “……啊??”蓝河只觉得自己凌乱的不仅仅是头发。

    [我有点热。可能是伪热。]——沐橙

    消息刚出去叶修就感到身边的人朝门边挤了挤。

    [!!????]——蓝河

    哨兵的伪热跟向导的伪热不一样,向导的伪热出现在结合热爆发之前,因此被人们戏称为预警期,哨兵的伪热则叫是这么叫,却跟发热并没有直接联系,通常当哨兵受到丰富的向导素刺激,自身屏障更为稳固,身体机能变强代谢增强等等,这些现象统合起来就是伪热。在绑定关系中,进入伪热期的向导向导素水平激增,使得哨兵也进入伪热,所以双方伪热经常相伴出现,相辅相成互相刺激,为即将到来的结合热做准备。 

    [我倒是挺舒服。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沐橙

    [不过你要是哪里不对要及时给我消息。]——沐橙

    蓝河及时地给了他个省略号,叶修笑着把灵猫放了出来。迎风的毛脸似乎被吹大了一圈,大眼睛迷蒙成一条缝,犬类一般露出半截舌头在风里荡,享受得很。

    行驶仪上的小光标马上要进入M7,“我就这儿下,换你开。”叶修边说,减速降落。灵猫滚在蓝河腿上肚皮朝天,尾巴缓缓地一甩一甩。

    蓝河咬咬牙,“你事情要办多久,我在车里等你呗。”说完便在心里不住地靠了靠了,麻蛋什么鬼建议,鸡皮疙瘩掉一地好不好!

    叶修解安全扣的动作停了停,望向他的眼神让蓝河感觉说不出的诡异。

    “你是不是……”

    蓝河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真不会开?”

    “滚!”

    “吱。”灵猫拿头顶当钻头,在蓝河下巴窝里猛蹭。

    叶修嘿嘿乐了几声之后,看看时间,“行行,之前几位也都客串了一下私人助理,你实在不想回去就跟我来。”

    我怎么实在不想回去了!蓝河真想爬到驾驶座一脚油门轰给叶修看看。

    然而腿不争气,眼见被领到一个闸门下了大半的门店。蓝河抬头一看,文物般的霓虹灯牌上要亮不亮地排开几个大字——

    小强干洗。 

     

     

     

===

逻辑死,放置play

仿佛在写动物世界(

评论(3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