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28)

逻辑喂狗随便看



=====


(28)

    “谁梦到你!!”蓝河死要面子,况且这事真的太尴尬了不能让对面知道,嘴上硬气得不要不要,心里虚上天,“脸也忒大了……”所以这半句声儿越说越细。

    灵猫拱啊拱翻了个身,肚皮朝天让他揉,喉间全是享受的呼噜声,他思绪纷乱揉不下去,这家伙还拿爪子挠挠他手臂提醒他继续。

    哨兵和向导,几乎就是活的测谎仪,向导分辨细微的情绪波动,哨兵则靠精确感知,呼吸、吞咽频率,还有最直观的心率脉搏,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在他们面前说没说谎简直一目了然。本来要是能力正常,开屏蔽说不定侥幸能躲过一时,然而说这些都没用了,如果审讯课程蓝河能拿个A+,叶修就根本是判定成绩的导师级别,能比?

    眼下叶修把手里的笔头卷进小本子,再把本子也裹巴裹巴塞口袋,他不想睡涂写好半天了,要不是发现蓝河体征有异,灵猫现在还卷了尾巴给他当围脖蹲肩上看他涂涂写写。

    他是真觉得有点难办。蓝河那几个同伴好歹不知道他和包子,直接加暗示比遮蔽一段记忆再加肯定要牢靠且伤害小得多。况且这位小同志体质这么怪……十区的搜查救援队已经登陆,虽然反侦察叶修有自信,但难保不出现另一个“倒霉孩子”发现神秘废弃基站。

    时间不多了。 

    ……包子啊包子。

    叶修摇头叹息。不明所以的蓝河被这举动吓一跳,以为身后那谁憋笑,登时有些恼羞成怒,但是无奈,哑巴吃黄连啊。

    “没有就好。”夜半三更嗓子干哑,他轻描淡写一句,蓝河的心又往九重天外虚了一分。

    没办法,还是扔给专业的处理算了。这两天跟人简讯里讨论,那头越说越认定还是灭口好,被叶修一口一个丧尽天良驳回,但他心里清楚,那头说的其实有道理,要是这个基地被暴露,好几千号人轻则终身监|禁,重是必死无疑,怎么想都是干掉这个双向划算。可人命怎么能说哪头划算呢?

    “小蓝同志,问个问题,你回到十区打算怎么向上头报告?”叶修放松肌肉,双手抱胸斜靠在树根上。 

    报告?“就……实话实说,没采集到纳柯芭成熟体。”

    ——一切正常,不是说谎。悄然放大的听觉源源不断收集蓝河的体征信息,结合之前跟某人的简讯交流,看来蓝河也不例外,小队全都接受了相当牢固的精神暗示。暗示这玩意就像顽固程序,思路到了某个点就会自动弹出,跳不过也关不掉,被施加暗示的人自己也会信以为真。审讯中如果嫌犯出现疑似精神暗示的情况,哨兵审讯官基本就没辙了,当然,教科书级别的叶修还是有很多手段的,只是这些手段说要用在蓝河身上……真有点作孽,罪不至此。叶修望天权衡一番,干脆说接着睡吧。又心想明晚你可就没的睡了。 

    这下蓝河反倒不想装睡了。火苗扑棱的声响温暖又安心,灵猫似乎开始打呼了。竖耳朵听背后,发觉操蛋的哨兵能力断电again。他悄咪咪往后瞧,联络官闭眼皱眉,脸色不是很好。灵猫果然没睡踏实,他一动就醒了,无声地蹭蹭蓝河,起身跳回主人身边。联络官睁眼见精神体关切地瞪着自己,张开双臂把攀上去的灵猫抱怀里,头顶头亲昵了一会儿,便脑袋一歪,一副专心要睡的架势。

    可是脑袋里满满的都是声音。作死,刚才就不该放大听觉。 

    高空落下的种子,新芽破土,夜行昆虫的触须划过空气,火堆里树枝水分飞速蒸发,油脂刺耳地嗞嗞,爆裂……

    正偷瞧的蓝河只见联络官全身一僵,躬身咬牙,紧紧捂住耳朵,灵猫也受了惊吓,跳开来瞪大眼睛吱吱叫唤。蓝河顾不得太多,拿出梦里从水中翻身而起的敏捷度,冲上前扶住。

    “怎……要叫包子吗?”靠近了蓝河才发现联络官虚汗冒得厉害,想把人弄躺平,但人表示不需要。席地而坐,首席缓慢而艰难地调整呼吸。蓝河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瞥见草棚里早先包子拿来给他扇风的大叶子还在,想去捡来也给联络官扇扇,刚起身就被拽住了手臂,身体条件反射反擒拿。惨就惨在条件反射,因为这种反射谁都有,联络官还比他厉害。一招刚过半蓝河就被擒住关节摁趴在地。

    反应过来简直冤得想哭。

    叶修似乎也愣了会儿,反缄人双臂的手总算松了,发现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了匕首,好险这家伙没反抗。

    “哎,你说你,瞎动什么?”叶修恹恹地退回去原样坐好。

    蓝河憋屈得要命,“你才没事抓我干嘛?!”

    “嘶……小声点,小声点。”联络官皱着脸揉耳朵,“我抓你了吗……哦,好像是。行,我的锅,抱歉啊。”

    什么态度。蓝河气咻咻地撑起身,叶子也懒得拿了,盘腿坐了,满脸的管你去死。

    灵猫担忧地凑近了点,抬了只爪子搭上主人的腿,见主人还是有气无力,大眼睛直往蓝河身上瞟,最后索性走过来围着蓝河绕圈圈,呜呜嘤嘤地,好像是想要他过去。

    “……”蓝河败。打量联络官的情况,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你……”才说了一个字,那边痛苦地给比了个噤声,他真快被气死了。

    联络官久违地开始打手语。

    过载,耳朵。

    ……听觉过载???蓝河无语了,这荒郊野地没隔离没向导,看联络官不断往外冒的虚汗,估计过载的情况很糟糕。

    你,身上的,向导素,变,轻微(淡),我,需要,向导素,不能,建立屏障。

    蓝河脸黑压压一片,比划到:我不是,向导,身上的,向导素,即将,消耗殆尽。配上狰狞的表情,叶修都看乐了。

    你,过来。

    蓝河一怔,用指甲在指尖狠狠地刻了一道,鲜明的痛感告诉他这次真不是在做梦。他一耽搁,叶修不懂他在干什么,只好把过来的手势又做了一遍。

    “呜……”灵猫推波助澜。

    脸上开始可疑地升温,蓝河不情不愿挪过去。

    两人又是一番大眼瞪小眼,联络官摇摇头,比划:太淡了。

    蓝河放弃比划,直接竖中指。

    吃,唾液,或者,交换,你,更恶心,哪一个?

    ……这特么灵魂的拷问……

    我,讨厌,第一个。

    说真的,蓝河也被这说法恶心得不行,默默捂脸表示赞同。可冷静一想,等会儿?吃是你吃,交换不就我也要吃了??这说法也太狡猾了??? 

    联络官把他捂眼睛的手扒拉掉,一本正经地比划。

    别,咬。

    ……叶修真后悔自己手势没打三遍。

    “唔……”首席捂着嘴,痛得差点没把脸埋到贴肚皮。蓝河惊魂未定,起先他还能接受,一深就抓狂了,眼下全身发抖。揩了把嘴角,扔下句得寸进尺便要走,手臂却又被擒住,气愤地回头,这货耷拉脑袋正闷疼,更气了。

    过载中被咬舌头简直要了老命。

    “等,不够。”

    蓝河气得眉梢飞起,“这不是能听声音了?别太过分!”

    联络官仰脖子望他,摇晃脑袋表示“不够,嗡嗡嗡。”

    …………嗡你妹。蓝河居高临下,一把拍开联络官捂嘴的手。水往低处流。流吧!蓝河捧着联络官的脸一动不动,闭眼弃疗。

    不是说了我讨厌第一种吗?叶修头皮发麻。不过他可能更讨厌。如此一想,也就由着蓝河了。

    ……只是这样,效率低,腰不疼么老兄。

    叶修想着没忍住呵呵地笑出了声。

    蓝河这会儿早偃旗息鼓,见人笑也没脾气,脸红得像树莓酱,眼见要冒烟。灵猫顺着腿爬上他的背,又慢慢沿脖子踱上后脑勺,叶修在下边就见灵猫的大眼睛从蓝河脑袋边悄咪咪探出来一只。伸了手上去挠灵猫下巴,蓝河只觉得那手连他的耳朵脖子都一气儿挠了,痒得直躲。灵猫攀着主人手臂,蓝河满以为这家伙该一下蹦回地面,没想它竟直接蹿进联络官的身体,消失了。

    对,精神体……想起灵猫方才在他怀里打滚撒娇,蓝河浑身别扭。

    联络官扶在他手臂上,似乎在借力起身,等坐回老树根,搭住他的手竟然还没松开。

    联络官指指腿。

    一开始蓝河真没懂,等他懂了,整个人像被烤糊。

    “坐着比站着好。”

    叶修估算了一下,“还需要不少,一次到位,还是你想几个小时来一次?”重新稳定五感建立屏障真是件容不得拖延症的麻烦事。 

    蓝河听着快要窘趴下。算了,不就是啃几分钟?长窘不如短窘。

    最初联络官很老实地没动。也不知过了多久,觉得还是刺激下舌尖比较快。直到因为细小地吮吸怀里的人低声呜咽,他才退开一些。

    从蓝河被包子绑来被迫跟他们组队的那天,他就一直在观察这个人。

    年纪不大,身上没有明显伤疤,能力中游偏上,眼神清澈,不像老兵,也没有恶意。头两天的警惕防备,之后的渐渐融入,通通合乎常理。以至于连叶修一时间也有些看不透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个人和他的小队都隐藏了来立安斯亚的目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谁隐藏的,叶修说不准,只能跟人在简讯里分列出条目用排除法猜。毕竟,立安斯亚这颗看似安静崭新的星球上不可告人的秘密太多了。

    这个人能不能留?

    交出去会不会要了他的命?

    蓝河根本不知道眼前的人在考虑什么,他面色绯红,低垂的目光湿润。背后的手隔着衣物扫了扫,安抚很有效,叶修再靠上去,完全没遇到抵抗。

    向导素够用了。聒噪的五感平复,屏障也收发自如。

    “别咬。”

    从静待他给予,到小心索取,再到侵占掠夺,都只是深度问题。蓝河胸腔里不受控制的声音越来越频繁细碎。有什么在他身上游走,暖洋洋的不断给他加热。在不可收拾之前,一下像被拔了头发的刺痛,蓝河软绵绵地歪倒在叶修怀里,露出脖颈上针尖大小的红点。麻针,通讯表标配。

    ……

    看蓝河倒在注射椅里,叶修松了口气的同时百感交集。林敬言没看到他发射麻针,见人晕了吓一跳,手忙脚乱查体征。

    “别查了,我麻针走火了。”叶修望着天花板说完,瞟了眼林敬言,那边紧张的神色已然化作不甚明显的白眼。半分钟后,叶修咳了咳,“我说,你没加料吧?”表情也愈发诡异起来。

    “……这药怎么打得我有点热?”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