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26)

我发现穿插写除了你们看不懂之外还是有好处的,起码写不下去的时候换了线还能有点思路(


=====


(26)



    ……河,蓝河?“喂喂,小蓝同志,醒醒。”

    蓝河一口气半天才缓上来,一边的脸颊上一直被拍拍拍,拍拍拍拍……

    “哎老大,醒了醒了!”包子充满活力的声音从有风的方向来,蓝河下意识看过去,一张毛脸举了片大叶子正给他扇风。

    联络官的脸也凑得特别近,见他醒了,嘴里嘟囔艾玛你这说晕就晕什么毛病,然后把水递给他。

    哦对,做疏导来着,第二次,看来又扑街了。

    蓝河发现自己靠在搭起的简陋小草棚里,未到傍晚,空气闷热,还好包子体贴地给扇风,蓝河有些感动地看着他。

    “你晕之前什么感觉?跟上次一样,像被灌了黑泥?”联络官盘坐在一边,徒手掰开一颗看起来像水果的东西递过来,见蓝河抬不起手眼神死死的样子,便哼笑着挪近了喂他。蓝河不知是让那声笑气的,还是因为自己居然真就着人的手咬了水果,面色颇为尴尬。

    果子酸涩,酸得蓝河五官都揪了起来,可是涩完之后居然有美妙的回甘,生津止渴。他忍不住又嘬了几口,脸上重复着揪成一团到享受舒展的过程,直到察觉帮他端着果子的手带着他脖子越伸越长…… 

    又是一声笑,像朝他面门泼了锅红汤,火辣火辣的。

    “馋猫。”联络官轻飘飘嘲讽,“问你话听见没,光知道吃。”

    蓝河眼下真恨不得找个树洞躲进去。

    “来,自己拿着。说话。”叶修也没等人来接,直接塞进蓝河手里。

    “……”蓝河的内心是崩溃的,“那个,没有,不一样,变白了。”

    ???

    仿佛能看见联络官眼里冒出的问号。“变白了?白泥?”

    这怎么说……“呃,也不是泥,就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联络官眼珠子骨碌碌转转,若有所思开始啃自己手里那半果子。

    抽风的哨兵能力渐渐回笼,五感全在被高级哨兵的信息素碾压,似乎气压都升高了,在这个小草棚里被挤得难受。

    “以前有过吗?”联络官忽然问。

    蓝河条件反射地想我好像没义务告诉你吧?他迟疑,联络官却像是读懂了他的眼神,劝诱道:“你看这些天都是我跟包子弄吃的伺候你,我还喂了你呢,说说呗,又不吃亏。”

    俗话说蛇打七寸,几天处下来,蓝河这耳根软面皮薄双份七寸已经被叶修拿捏得妥妥当当。眼瞅着年轻人的脸色又开始五颜六色,叶修差点没忍住笑。

    蓝桥冒了出来,毛乎乎的脸蹭在主人胳膊肘格外亲密,温情了没两秒就被蹿上前偷袭的灵猫正面扑倒,两个团子翻滚扭打,这只是起初的观感,再仔细看,真情实感扑腾的根本只有蓝桥一个,要不是灵猫让着,灵巧凶悍,哪样能比。包子看着有意思,立马扔了树叶加入战团,叶修是真怕他们翻滚着把草棚拆了,赶紧把三个活宝撵了出去。

    “你这精神体,长得挺严肃,怎么也爱闹。”叶修幽幽地说。

    “那哈士奇长得也挺严肃。”蓝河默默地想把曙光卖了,他的精神体就是只哈士奇。

    “太没追求了啊,能跟哈士奇比吗?人应该往高处看。”

    人应该好好说话不扯犊子……蓝河黑线,又冷了会儿场,他终于妥协:“觉醒的时候晕过,之后就没有了。”整一个健健康康活蹦乱跳晋升到中尉的lucky boy。

    “哨兵觉醒还是向导觉醒啊?”叶修此时并没有想开玩笑,但显然对方认为他在开玩笑,这可真难办,他喉间呃了声,“好我知道了,哨兵是吧。”

    那必须是哨兵,蓝河翻白眼。

    话题到此为止。联络官菇在一旁啃果子,蓝河真觉得这人只要不说话就可爱多了。

    啃果子的叶修其实也不是真安静如鸡,正跟人消息往来,却在等对方回消息的当口,不知怎么走了神。

    做了两次疏导就晕了两回,这次也不是在水里,说跟疏导没关系打死不信。好吧,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还是别惦记下回了。叶修一边清理信息碎片一边想。

    午夜,雨林边缘一片迷蒙,有柳絮一样漂浮在空中的发光生物。成群结队,安静地从雨林深处经过蓝河头顶,飘向不知名的远方。

    篝火灭了,看上去是因为没人添木柴。依诺也不在。

    蓝河顿时警觉起来。

    联络官睡眠很少,少到蓝河会感到诧异的地步。人也有点怪,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只是包子老师那样简单。况且包子,这才真是个谜,就像一个从没接触过现代生活的原始人,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问,还会长毛……他有点不寒而栗。

    这两个人在立安斯亚上如果不是跟纳柯芭走私有关,到底什么目的?

    蓝河细细确认五感的信息流,哨兵能力还在,那个人——在水边。

    他翻身坐起,悄然没入雨林的黑暗中。

    首席跟次席的差别有多大?研究给出的统计是,在听力方面,同分贝无干扰情况下次席听力最远距离十四公里,而首席普遍能达到八十公里,当中优秀的甚至可以超过一百公里。蓝河不知道这个叫依诺的算不算优秀,但如果八十公里保底,自己的动静那人应该早觉察了。

    但是,那人没动。蓝河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听觉上,屏蔽干扰,能听见依诺的心跳,呼吸,还有水流缓缓划过皮肤的声音。

    他太过聚精会神,自己的心跳都快了起来。

    终于,在绕过一棵倾倒的陈年巨木之后,露出一块月光能照下的林中天井。月光中首席半裸上身,蓝河被众损友嘲笑永远练不好的腹外斜肌在联络官身上显得分外好看。

    ……不会连下面也没穿吧。蓝河黑线了,等等,这莫非是在洗澡??那我岂不是在偷看人洗澡??? 



===

有虫回来捉

评论(1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