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24.5)

那什么……fo我不如订tag,毕竟日常碎碎念总有一款雷到你咳咳咳((

字数不够本来要睡了还是发了吧。


======



(24.5)



    宇宙大了,什么物种都有。

    哨向系统和ABO系统细看也算天差地别,但进化就是这么奇妙,两边都是两条胳膊两条腿,两只眼睛一张嘴,基因构造也没大差,茫茫星海里难能可贵,居然能算作半个同类。

    这些同类生存发展的星球跟五区只隔了四分之一个光年,可谓是相当近。联盟跟这颗星发生第一类接触的时候正值整个星球动荡不安,基因操控导致A多O少B遭压迫,资源匮乏内战不断。于是很多有志之士为了活下去选择了另一条不归路——星际海盗,在广褒的航路上捕猎。联盟历史上第五区发生的政变便同这些海盗脱不了干系。联盟外交施压,没效果,那就上舰队镇压,并做了大量政|治宣传工作,一部分海盗认识到只有归降联盟才有活路,索性直接脱离令他们失望至极的母星,而联盟对这拨骁勇好战又不像哨兵那样有明显弱点的Alpha们当然非常欢迎,将他们重新编制成舰队,冠以他们母星的名字百花,从此百花舰队驰骋宇宙,基本不落地,连补给都在太空完成。

    百花舰队舰长之一的邹远率残部,在立安斯亚的轨道上等待联线。邹远不像别的Alpha,没有强健的体魄,也不像同僚那样好战,想起之前经历的一切犹自手脚冰凉。

    全息投影上突然出现韩文清的脸,邹远直觉背脊心一紧。

    [什么情况?]韩文清见是邹远,眉间微戚有了不好的预感,言简意赅让邹远做汇报,顺便打量他们所待的“不明舰艇”。

    邹远咽了口唾沫,“报告,联盟时间昨日下午14时27分,我舰队在梅尔星附近星域遭袭,张佳乐队长命我迅速撤离,但是……”邹远有点说不下去。

    韩文清心里一沉,[战损情况,对方身份?]

    “敌舰艇有安戈洛军盟标志,对我方穷追不舍,几次跳跃之后甩不掉,只得弃舰……”他声音越来越小,还没说完摄像头被人直接拧去了一边,这人一脑袋飞扬跋扈的黄毛,用头巾裹起,身上的衣着比起联盟军来陈旧而灰暗。

    唐昊,依然游离的海盗首领,百花出生,邹远的同胞。虽然已向联盟保证不做海盗行当,匪气依然。 

    “喂,差不多了吧,隔空问东问西不如先来人把他们接回去!”唐昊面上不悦,语气更冲,要不是没有降落许可,私自进入十区领域会被当做入侵,他早二话不说冲进十区的大气层了。

    [是你发现他们的?]韩文清旁边王杰希接话,[坐标。]

    唐昊强忍住才没有比中指,但王杰希这个人他是服气的,人在地面指挥就能把他打得找不着北。给一边赵宇哲使了个眼色,后者把航行记录交到他手上。迅速调出几个坐标,唐昊懒得说话干脆举在手里给全息那边的人看。王杰希和韩文清神色凝重地对望一眼,[你们先降落。许可会马上传送到你们的频道。]

    唐昊以为自己听岔了,“许可?你们?”他看着说话的王杰希,“不来接?要我送?”他忍不住看了看邹远,一副小兔子的样子哪里像个Alpha?兔子的表情一半尴尬一半坚毅,眼睛却越发的红……唐昊顿时整个脑门都是黑线,就在此时,大副报告许可已接收完毕,唐昊赶紧喊道:“全速!全体船员准备降落!”

    向导学院的人防工事通道口,叶修被巨大的机器轰鸣震得眼前一黑,那是舰艇将将擦过头顶才会有的噪音级别。缓过劲来发现蓝河一脸茫然又小有点担忧地望着他。不做哨兵也是福气……啧啧,饶了我吧,叶修心想。

    “没事吧?”蓝河试探,轰鸣他也听见了,普普通通,远没有给叶修的刺激大。

    叶修摇头,继续往外走,几步就重见阳光,远处港口果然有尘埃飞扬,不是联盟的舰?两人扯着脖子多看了几眼,决定还是先把手头的事做完。

    又回到两个人的状态,蓝河残留的尴尬就一点一点往外翻。叶修跟他进去说了一路对对他就是我向导,让他格外无语。虽说能明白叶修那是图省事以免被各种问,但教务那张写满“你官大你说话”的表情还是让他很不爽。

    哎等一下?为什么他被误会了我不爽? 

    厢内沉默,蓝河刚装了一会儿淡定,就听叶修问:“做过绑定吗?”随即自言自语嘟囔:“哦对,没做过……知道要做什么吗?”

    叶修握着方向柄头都没偏,蓝河挠脸,“不是说……要注射药物增强对锁定信息素的接收?”

    “嗯,差不多。”叶修很随意地应了声。

    蓝河望天想了想,“你不会是这种药打太多次,搞的接收紊乱了?”

    叶修终于斜了眼过来,笑道:“你这思路不错,回头跟大眼他们说说。”

    蓝河知道自己又被调侃了,吐吐舌头,从辅助晶片的界面里调出搜索引擎打算临时抱佛脚做做绑定手续的功课,结果叶修刚说的话在他脑袋里轱辘两遍,又让他疑惑起来:“既然你也认识到自己精神领域有问题,为什么不认真找个向导?比如王杰希准将,正好也没有绑定哨兵……”

    “你是不是想说为什么我俩不凑合?”叶修说到此处,表情平常,却给蓝河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莫非在同病相怜?但笑容立马回来了。

    “看不出来啊小蓝同志,你还有搞婚介的潜力。”

    “……”当我没说。蓝河瞬间被黑线没顶。

    “他不行,他已经不能跟人绑定了。”叶修却没想故意扯开话题,说得轻飘飘,蓝河一愣神正想问,谁知叶修还要继续:“要是张新杰跟老韩解绑,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哎,我估计没戏。”说完还颇有些惋惜地摇摇头。

    上流社会真是有点乱,不懂贵圈。蓝河默默想。 

    

=====

扯犊子模式开了就没关

唔,气氛有点过于松散了,不应该。

2016-05-06
 
评论(26)
热度(72)
© 刘季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