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24)

哦我又塞剧情啦,跟得上吗小可爱们(x


=====

    

(24)



    王杰希进门前先脱了贝雷帽,左手端好,右手开门,进去之后转身,带门,一丝不苟。

    隔离室的U型通道足够长,能让去味剂好好作用,把沾染上的哨兵信息素洗掉。

    张新杰做平板支撑,汗水从鼻尖正正地跌落,在地面染出一滩深色,看来已坚持了有些时间,身体恢复不错。来人并不打扰,静候他结束。该差不多了。 

    丹顶鹤舒展羽翅抖了抖,衔起叠好放在床上的毛巾,张新杰起身,正好接过。他没戴眼镜,看起来跟平常稍微有点不一样,微微上翘的眼角没有镜框的遮挡显得更凌厉了。眼下客人占了唯一的椅子,张新杰做完拉伸,自觉浅坐在床尾。

    王杰希把手里捏热了的小药瓶递过来。

    “这个药,你不能再吃了。这是最后的。”

    接过的手在半空滞了滞,最终捏住瓶子收回来。张新杰垂下眼帘,净白的小石英瓶,没有半个标识,从某一天开始,年一复年自己都是都靠这个小瓶里的东西撑过来的。

    “15天,够了。”张新杰缓缓地说。

    房里静了好一会儿,地面的湿痕干了不少。王不留行跟石不转关系不错,此刻蹭到鸟背上团成雪白的一团让鹤驮着,十分安逸。

    首先打破沉闷是王杰希,“其实你不用勉强,实验早就失败了。”

    “是我这边失败了。”张新杰纠正,“队长那边一切正常。”

    王杰希微不可察地摇摇头。张新杰看过来,平静无波,但在王杰希这种大向导看来岂止是无波,差不多是一潭死水了。

    “实验会成功。哨兵,”他想了想,“有向导素就可以了。”

    王杰希看他,“实验要求你们没有达到。绑定后维持正常日常生活,韩队说即使是你要摔倒的时候你也阻止他扶你。”

    “正常生活不需要扶。”张新杰立即答道。

    “哨向法没有规定一方必须跟绑定对象一起生活。只要不亲密,做到这一点,哨兵更稳定,且不会产生依赖。这就是我们这一组实验得出的结论。”

    王杰希意识到自己在试图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我本身……是个人原因,”张新杰语气平和笃定,“十几岁,过于自信,什么都不知道。”

    王杰希不打算继续了。

    “外面情况怎么样?”张新杰换话题。

    “暂时稳定,最外围的虚空报告尚未发现异常能量波。”王杰希说着起身,“按目前证据基本可以确定弹道起点在公星域的梅尔星附近。梅尔如果参战对我们很不利,直接威胁到十一区的补给线。联盟的外交官正在前往梅尔调查谈判的路上。但是,也有更坏的情况。”

    雪貂从石不转背上跳下,在张新杰膝上蹭了蹭他的手,似乎想去拿那个小药瓶,张新杰握紧了。

    “有迹象表明梅尔被安戈洛占领吗?”安戈洛军盟,跟联盟实力相当的军事星球联盟,早年为联盟出逃的各类政|治犯、叛将的庇护所,随着这些叛逃人员不断向军盟高层渗透,最终使军盟成为不折不扣的复仇联盟。 

    “梅尔上周请求联盟援助,当时正在做公星域巡视的百花舰队接到命令立即前往梅尔,但这次事发前百花完全没有异常预警,而百花现在……”王杰希说话的当口,辅助晶片里来了战报,称立安斯亚的尘埃环附近有不明舰艇徘徊,并发出百花舰队求救信号,“终于不是失联了。”

    王杰希要往外走,张新杰也站起来,这时有人敲门。王杰希绕过U型通道,走得有些急,开门发现韩文清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副半框眼镜。王杰希身上扑面而来的另一个向导的信息素清晰而明确,韩文清举起拿眼镜的手。

    “收到信了吗?一起过去。”韩文清对王杰希说,顺势把眼镜交到他手里,我不方便进去,他小声说。

    “队长,我可以出去了。”张新杰站在屋子中央,隔着U型通道的几层玻璃直直看过来,正常音量普通人听有点虚,但首席的听力好到不行。何况是自己的向导在说话。

    韩文清脸色不是很好,指挥中心各种情况,一晚上没睡,才回来就看到张新杰的眼镜放在自己桌上。他的隔离间就在张新杰隔壁,完全对称设计。昨天白天在张新杰办公室,因为热诱导剂张新杰异常虚弱,他不明白,正要问的时候防空警报响了,沙发上的向导被叶修抱进胶囊。剩下眼镜遗落在茶几上。

    他不明白。叶修也是首席,王杰希怎么不把他也拒之门外。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现在该想的。韩文清看了眼时间,“还有三小时。先走一步,王杰希,竖井见。”

    “……”听着一路小跑的声音回荡在通道里远去,王杰希无语两秒,U型通道顶上的小喷嘴糊了他一身这个剂那个剂。重新走回去把眼镜递到张新杰手里,看到这人拿药瓶的手紧紧握着。再临出门,他习惯性回头看了眼,空荡的房间向导依旧立在中央,丹顶鹤已经不见了踪迹。

    “十几岁什么都懂了。别弄得跟我一样。”他带上了门。


评论(1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