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23.5)

睡不着起来放飞(x

逻辑错误请捉虫



=====


(23.5)

    叶修咬着东西跟人联线,软磨硬泡让线那头的人加班,叼的两片吐司碎屑颠出来掉得到处都是。

    虽然一直没搞清对面是谁,蓝河还是偷偷翻了白眼,叶修在问绑定手续的事儿,蓝河心想一个顶着向导收割机头衔的人,怎么也该熟能生巧了,难道之前的手续都不是亲自办的?怎么可能?绑定手续签字过程的录像要进档案的…… 

    另一边叶修收了线,苦大仇深,灵猫用尾巴掸掉沾主人嘴上的面包屑。

    “吃好了?”叶修忽然问。

    蓝河正安静如鸡仰头喝水,听人发话,麻溜一抹嘴,“好了。”

    这就打算走。两人刚起身,啪啪啪的立正声像传染病一样从安置点大门一路传进来,只一瞬间,原本嘈杂的公共空间静得只听见呼吸。

    笔挺军装的秦牧云面对这阵仗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稀奇,微微致意后让大家接着吃。辅助晶片锁定了蓝河,便径直朝他的目标走去。安置点里有两个首席,除了自己还有……他的目光往蓝河身边偏了偏,万年不变的表情终于出现一丝裂缝。

    ……叶队?

    作为韩文清的副官,秦牧云是难得的几个跟叶修本人打过照面的校级军官之一,或多或少知道叶修的情况,于是下意识观察周围,根本没有白噪音保护,噪音倒是可怕得很,为什么他会待在这种地方?跟传闻里不一样啊!正奇怪,就见叶少将交叠在腹部的手不着痕迹地比了个“隐蔽”。 

    秦牧云不傻,这是让他别踢爆少将身份。

    手势蓝河没看见,他注意力全在新来的上校身上。虽然一时半会儿想不起这上校是谁,权限不够辅助晶片也识别不了来人,但人明显是冲他们来,叶修也没有直接无视带他往出走,那八成是来找叶修的了。刚这么想,打脸说来就来。

    “蓝河中尉,”秦牧云路过叶修,站定伸手,“霸图舰队秦牧云。”

    一般不傻的蓝河碰到跟自己预料相差十万八千里的事儿时,少说还是要傻一傻的,叶修在旁边咳了声,蓝河脖子一缩回过神,赶紧跟秦上校握了手。三人重新坐回餐位,跟随秦牧云的尉官背拳绕桌边一站,有点脑子的都懂此处应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了。 

    秦牧云也不多说,从随身的公文夹里翻出显示板,“张副队身体抱恙,委托我……”

    “哦难怪,通讯系统都下线了,邮件也不回,不是他的作风,”叶修幽幽插嘴,“老韩直接把人关小黑屋了?”

    禁闭疗养,俗称小黑屋,秦牧云礼节性地停了两秒动作,不置可否,叶修嘿嘿笑了笑,也不多言了。蓝河接过显示板,上面是一封推荐信,签发人张新杰,蓝河一看内容有点懵逼,是向导学院的入学推荐,被推荐人正是自己。

    在双哨兵的结合实验成功前,现行的绑定系统只承认哨向,程序里的客观要求谁都没法改,蓝河没有向导认证,至少向导学院入学证明得有。蓝河眼晕,怪不得叶修说今天事多,没有实验搭档申请,就没有理由推荐入学,没有入学证明,绑定系统不承认实验。才刚开始走程序就被程序恶心了一把,蓝河体内的洪荒之力翻涌得厉害。 

    “张副队目前是下线状态,所以全权委托我在收到你们启动实验的申请之后,把后续办理中你需要用到的、包括保密级材料在内的文件交给你。办理的时候按指示把显示板交给工作人员,办妥后记得取回。手续办理结束,文件自动销毁。”秦牧云划拉显示板慢慢交待,有些文件可读,大部分不行,“存储里包括推荐信附件,实验说明,情报署及纪检执行处关于你本人的政|治审查评价材料,出生、军籍公证……”blablabla,蓝河认认真真听,就差开辅助晶片记笔记,结果旁边的叶修又来打岔:“哎行了行了,反正都是一股脑儿上交,里面有什么很重要吗?不过特地送过来谢了啊。”

    秦牧云和蓝河:“……”

    叶修手一勾把板子拎过来,看秦牧云的公文夹里没别的东西,顺势也掏了过来,板子往里头一塞,扣好,“你们霸图这些年一个个都一板一眼,老韩都快被整面瘫了。”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叶修边调侃边抬手腕瞅时间,就想催快走。

    秦牧云忽然问:“你们同行?”

    对面少将一脸的你有什么问题。

    “……”秦牧云默了会儿,心想反正副队交托的事已经办好没自己什么事了,干脆说了声祝好运。注目礼持续了至多五秒,就见跟后面勾着头走的蓝河一脑门撞上转身的叶修,叶少将眼疾手快拽了把,然后撒手独自紧走两步折返回来。

    “小秦有车吗?”少将脸上堆笑,等他们都消失在大厅通道口了秦牧云还在无语。

    霸图的外出公车其实跟最普通的出租一个型号,毕竟在地面待的时间没有哪次比这回长,戍外部队和安全部队的区别光看硬件就很明显。遥控翼门弹开,叶修钻进去,直到蓝河上副驾吭哧吭哧扣安全带他才想起,哦原来秦牧云疑惑的是这个。

    一切行动的第一步,蓝河同志的入学证明。向导学院离这个安置点顶多五公里,秦牧云大概是在琢磨申请入学又用不上你你去干嘛?想想也是,肖时钦被他磨到要加班,原本就是为了整理绑定后给新向导开各种授权要用到的材料,道义上自己好像更应该去帮那边?

    “先去哪?”蓝河坐定了不见发动,感到奇怪。

    灵猫不知有意无意,冒出来扫了主人一脸毛,更气人的是扫完就蹦蓝河腿上去了。叶修抹了把脸,“向导学院,坐稳啊。”

    五公里,没有蓝河以为的飙车,没有“哎呀抱歉在天上船开惯了地面标准时速多少来着”之类的酷炫借口,螺旋下降时蓝河只觉得平稳如民航,甚至中途叶修还从应急箱里掏出个便携水袋递过来,那态度跟在自己家似的,弄得他有点黑线。灵猫蜷了前腿假寐,到站了还闭着眼不肯走,被主人一把捏住后颈拎起来。 

    车门弹开,向导学院的人防工事C入口就在正对面,“办入学有问题吗?”叶修问,顺手把公文夹放副驾上。

    蓝河钻出车刚把裤缝拍直,捞起副驾上的东西颇有些不服,没进过向导学院谁还没念过书啊……“没问题。”

    “那你先办,我去干别的,好了联系我再来接你。”说话的时候灵猫特别不安分,完全把主人当猫爬架,到处乱蹿。

    蓝河以为自己听错了,歪了身子往车里瞧,叶修也歪着跟他讲话,头发被灵猫蹭得乱糟糟。

    “你说啥?”

    这人连双向都不懂,万一拖到系统关闭岂不抓瞎?

    叶修麻溜解开安全扣,“我跟你一起去。” 


2016-05-01
 
评论(13)
热度(83)
© 刘季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