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21)

    影响我发文从不圈人吗?

    不影响。



    (21)



    要不是大本营让毁得不成样子,实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黄少天那条向导收割机的微博应该比喻文州的签字文件更早一步发出去,而不是默默删掉了事。

    “不过这家伙,够厉害的,轮回主舰上的饵居然真成功了。”黄少天在指挥台前啃苹果,顺手抓过损毁主舰的AR模型,继续先前的话题。

    “是啊。”喻文州坐在舰长椅里看黄少天把模型拉大好几倍,多余的部分拍掉,只留下烂得最为彻底的机甲舱,“战损报告你看了吗?”

    黄少天正咬下一大口,舌头不方便,还拿嗓子眼哼哼了几声,然后喻文州的辅助晶片里就收到了黄少天的信息:[看了看了,伤亡基本集中在外围防守的舰队,并且控制在预计内最低值。不得不说,打跳跃战除了老叶,就是方锐最拿手。]

    “要是王杰希归队做指挥的话,”喻文州笑了笑没往下说,话题一转,“现在‘一叶之秋’被毁,塔区重创,按叶修的推演,‘它’必定大举进攻,在进攻发动之前的间隔时间,让昧光号捕捉计算信息波源,只要能确定‘它’的空间坐标……”

    黄少天听着,面色也变得冷峻,指挥台下,一道灰白的身影一闪,他身后的台面上便蹿上来一头半人多高的成年雪豹,在主人身边绕了绕,最后选定了一个位置优雅地匍匐好。待机时间AR模型轮转,黄少天揉雪豹脑袋的时候正巧看到轮换到他们在水下捕捉的“蒲团”。黄少天冷冷地盯着这个无生命特征的金属块,这是从“它”那儿来的。

    “简直耻辱,打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玩意母星!”他忿忿地咬碎最后一口苹果。

    ……

    十区的人防工事不算新,好在每年注重修缮保养,随着时间推移,防御等级居然有增无减。

    悬浮椅平稳地在地下蛛网一样四通八达的通道里以上限速度往前飘。蓝河困得睁不开眼,因为绑了安全带,只能头一点一点地状似钓鱼。站在椅背脚踏板上的叶修见状,觉得这人真没长心,刚才还新闻记者一样问东问西,这会儿就跟断电了似的。

    通讯表上一块幽蓝的动态电子地图,代表他们坐标的品红小三角一路向前。前方有个竖井,按照预设路线,到这就应该上升了。

    出安全门,从海里吹来的湿热的自然风黏黏糊糊裹上来,浪涛声在远处此起彼伏。蓝河艰难睁眼,发现天已经鱼肚白,小太阳的光显得没夜里刺眼。空气里还有焦糊味,塔区。四五米外叶修背对他跟身边的人指指点点说什么,蓝河又艰难聚了会儿焦,就是一激灵。

    “哎,你还讲不讲道理了?”叶修指指点点其实是在戳文件给身边的王杰希看,“我说了等那边恢复上班就去走流程,还不行?”

    “你离开隔离室之后,消失了很长时间啊。”事实证明王杰希压根没理他说什么,往蓝河方向看了看,“哪家来接应的?蓝雨?”

    “喂喂,不好乱扣帽子啊。不做特务很久了。”叶修自觉很难说通了,王杰希亲自来堵,真是万万没想到。

    “联盟的命……令,”联盟的命令是要绝对保护你的精神力,说得都快嘴起茧的话王杰希却卡了一下,眉间微皱,又细细感觉两秒,“你接触了向导素药物?”不然为什么暴露在这种环境中竟然没出现波动?如果使用了,剂量一定非常大,不想要命了吗这个人。

    叶修投降般举了双手,“绝对没有。不信你让人来验血。”

    ……万万没想到王杰希宁可真叫人也不放他进塔区,气垫摩托扬起的尘土糊了大家一脸,叶修醉了。摩托上下来的年轻人精神地立正报告,只听一声啪,军靴撞在一起。被无视了很久的蓝河趁机打量了一番年轻人,哎这不是几个月前在酒吧跟黄少比桌面足球机差点赢了的那位叫刘小别的中尉么?

    啧啧啧,都是中尉,首席跟次席就是不一样。蓝河郁闷地想。

    刘小别从摩托后座拿出便携分析仪,手脚麻利地在叶修指尖采了血,看他就着摩托车就做起了分析,叶修一脸累不爱,余光瞥到瞪着眼睛的蓝河,想起这人过敏,血清也不知完全生效没,便往他身上一指,“小刘也给他测一个,之前辐射针过敏。”刘小别刚抬起脑袋,只听顶头上司发话:“不用了,看样子应该已经好了。”

    叶修莫名,血里的东西要能看出来你扎我一针干嘛?瞧了眼蓝河,还被安全带五花大绑,眼睛瞪得贼大,眼里的问号都快具象化冒出来了。

    ……我怎么这么想笑?

    叶修不自然地咳了下收回视线。

    “报告,相关指标正常,无用药迹象,无饮酒迹象,报告完毕!请指示。”刘小别正直报告结果,无视叶少将扔来的白眼。

    王杰希亲自看了数据表,还反复看了好几遍,这种不信任的态度让叶修很不爽。

    “好的,辛苦了,回去吧。”

    气垫摩托又甩了所有人一脸土。 

    “能让我通行了吗王处长?”为了避免被继续刁难,叶修趁热补了句:“你再无理纠缠浪费宝贵时间,我要举报你涉嫌越职和滥用职权了。”

    王杰希无奈,手里证据不足,只好把人放走。首席的脚力,三两下就融入了现场勘查的大部队中。 

    蓝河看叶修被放行就头也不回迎着海风跑走,总觉得这场面似曾相识,但实在想不起来,使劲琢磨地时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四肢躯干还被安全带固定在悬浮椅上……

    卧槽我为什么在这?我还待在这干什么??那家伙就把我扔这儿啦???

    一时间他脸上忘我地风云变幻,看得王杰希不禁暗暗挑了挑眉梢。

    “蓝河中尉。”

    只一声,蓝河像被施了定身法,刚收了安全带踩到地面的一只脚又收了回去,挺直腰杆应道:“是!”

    跟某人比起来,这位真是规矩得厉害。王杰希边走过来边默默叹息。也不知道这回成不成。

    这个实验向来铁打的叶修流水的向导。

    蓝河见叶修嘴里调侃的王处长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靠近,紧张得胃里咕噜直响……不不不我去肚子好饿……

    “中尉。”

    “是!”蓝河腰杆习惯性挺得更直了些。 

    “前不久我收到系统消息推送,叶修少将和你都同意组成实验搭档,非常感谢你的配合。”

    听他这一说,反倒是蓝河不知所措了,有些受宠若惊,懵懵懂懂答了句应该的,完全没了刚才平时前方喊是的气势。

    “从绑定申请成功开始,我将作为你们的实验第三方观察人,像你们一样每周提交观察报告。”

    蓝河不知道自己除了应一声懵逼的“哦”还能干嘛。

    “所以有件事情,我需要单独向你求证一下。”王杰希毫不避讳地直视蓝河。

    这种压迫感……他在用精神暗示?在潜入我的意识??糟糕,可是之前不是说感觉不到我吗……? 

    海风已不是湿热,它们粘滞在一切它们经过的地方,渗透,灼烧,像浓硫酸,脱水,碳化。蓝河真的有点慌了。 

    “之前,我采了你的血样,这是我第一次亲自采检你的血样。有一条检测结果让我很意外。”

    听不见风。

    “纳柯芭胺含量超标近2000倍。我查过你的朋友圈,所有出入境和交易记录,都没有问题。”

    听不见浪涛。

    “所以,能不能请你告诉我,在立安斯亚上,你究竟看见了什么,做了什么?”

    叶……

    “吱!”一只灵猫敏捷地冲过来,亮出爪牙,把王杰希逼退,蓝河只觉得一瞬间天旋地转,被抽离的水分和空气又回来了,这一吹,发现身上竟汗了个透湿。

    灵猫龇着獠牙,正跟地面上另一只体型娇小,通体透白,双眼红亮的动物对峙。

    ——雪貂??

    再看王杰希,悠然地双手抱胸,却根本只是站在原地,地面上连他曾经靠近的证据都没有。

    幻觉?!

    冷汗沿着脸颊滑到下巴,最终滴落在裤子上。

    “王不留行什么时候这么亲近人了?他现在是我的向导,你看我家笑笑不乐意了。” 



====

嘿哟,一不小心过零点了,失败。

评论(2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