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20)

影响我更新吗?

不影响。

上一章结尾写太……了,回头看简直不是我的画风。再修吧。 


=====

     

(20) 



    脸上有点痒。

    想挠却抬不起手。

    远远地听到有人说话。

    一个字也听不清。

    注意力,拼命集中注意力。

    从深处,用尽全力往上,往上,水面的光近了!

    蓝河像所有就快被溺弊却重获新生的家伙一样,一个鲤鱼打挺没挺起来,眼睛却好歹彻底睁开了,胸口因缺氧狂跳,跟空气有仇似的,吞吐得又深又狠。

    “哦,醒了。” 

    遮蔽五感的氤氲散了,已经听熟了的略微沙哑的声音变得清晰无比,在脚那头,蓝河仰天平躺,听招呼如此熟稔,好像没什么再回答“哦是的醒了”的必要。

    头顶天光渐亮,从洞口斜射进来,刚刚抬不起的手还是抬不起来,蓝河试着想捏拢拳头,指尖肚皮,肉与肉刮擦的感觉让他懵了会儿。灵猫过来卷起尾巴瞧了瞧他,眨眼又变成了熊猫嘤地蹭到他脸上。 

    “好了,干了!”包子的声调总透着那么一股欢天喜地,下一秒,一坨灰扑扑的东西带着火的温度飞过来把熊猫和蓝河的脑袋一起捂了个严实。

    “吱!”熊猫炸了,灵猫站起几下就把包子的恶作剧抖擞掉,前后脚在蓝河胸口借力,一蹦就把正哈哈笑的包子扑倒了。 

    蓝河:“……”

    宝宝胸口疼。

    一揉,嗯?眼珠子往下,嗯???

    嗯?!?!?!?

    又见鲤鱼打挺,光溜溜的鲤鱼打挺。

    蓝河觉得自己头发都飞起来了。

    然而现场没人觉得不对。

    依诺撸衣袖蹲石头边拿小刀片切那种紫绿的肉,光溜溜的包子跟灵猫满地扑腾。蓝河盯着刚落怀里那坨热热的灰东西看,原来是自己从里到外地衣服,让烤得硬硬的……

    发……发生了什么……?

    一边叶修见人半天没动静,瞧过去发现番茄脸上一双犯晕的蚊香眼,“嘿嘿嘿,”把最后沾在刀上手指上的肉屑嘬掉,“断片了吧?昨晚你说晕就晕,瞳孔都快散了,被你吓死。”

    昨晚……哦昨晚……蓝河记忆的小火车终于况且况且恢复了动力,睡不着,向导,清洗的感觉,地下河,黑泥……

    瞅见他脸色要往白里变,叶修赶忙打断,别想了先吃东西,说着招呼包子也别闹了开吃等下出发。都吃好几片了,也不见蓝河过来,“你不至于吧,没有女同志也害臊啊?”

    “老大什么是女同志?”

    “呃,就是……”

    蓝河生怕依诺又拿他做教具指给包子看女同志就是哪哪有哪哪没有,赶紧麻溜抱衣服抄起一边的靴子蹿到落地藤蔓后头去了。没一会儿,边拍裤腿边出来,先吃的包子已然吃完开始撸猫或者被猫撸,依诺就了口清水,吃得老神在在。

    一脸如果你诚心诚意地问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

    蓝河心里冒着泡过去民工蹲,捉起一片肉就啃。

    叶修也拿了片啃。

    蓝河又拿了一片。

    叶修也再拿了片。

    蓝河再想拿,没了。

    叶修最后一次拿了双片。

    蓝河目瞪口呆,联络官呵呵笑。

    “太能忍了。”

    蓝河一口血简直差点没喷依诺脸上。

    “我……身上的……”蓝河咬着牙,毛字怎么也说不出来,“是你弄的?”

    联络官眼睛眨巴两下,“小同志话不说全很容易让人误会懂不懂?”

    不过说真的,他满以为这娃会问昨晚之后怎么了怎么回事之类的,没想到他最在意的居然是体毛被刮掉一部分……现在的年轻人思路也是够清奇的。

    腿毛是男人的尊严!蓝河怨愤地用眼神说。

    “是啊,为了检查有没有伤口啊。”叶修把用刀片戳起来那块放到蓝河那边的叶子里。

    心中的泡泡又汹涌了些,蓝河抉择一秒,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补蛋白质。不过,“伤口?”他有点紧张地撩起裤腿,余光却瞥见联络官正瞧着他,靠,自己这动作是不是太丢脸了……

    “放心,没有。”依诺用叶片把刀子抹干净收好,“所以更奇怪了。好端端的,瞳孔扩大,掐人中都没用。”

    蓝河也跟着想,嘴里的肉忽然嚼不动了,“不会是中毒吧?”毕竟这两天吃喝都是依诺和包子弄的,他一个外星人知识有限,只知道这些玩意不在安全食谱里。

    “那不可能,包子不说,我跟你一样一样的,完全没事。”

    包子不说……这说法怎么这么诡异呢。难道他是更高级的哨兵所以没事?

    “难道因为你是双向?森林里有东西向导不能碰不能吃?”依诺捏着下巴猜测。

    “……我不是……”蓝河无力。

    “你会做疏导。”还做得不错,依诺老师在试卷上打上B+。

    ……

    可是我真不会啊!

    安置点的大房间,高低双人床一溜排开成大通铺,蓝河报到时间晚领了个排在门边的床号。房间里鼾声震天,指挥官说的休息五小时已经过去了其中一个半。

    蓝河煎鱼似的又翻了个边。

    辅助晶片还停在跟“沐橙”的信息界面,他瞅着那个像女孩子的名字想,如果这个跟依诺一样,也是叶少将众多身份里的一个……这脑洞开着开着蓝河就有点不太好。

    [实验第一周期的材料你看了吗?]——沐橙

    [看了,说要绑定,这怎么绑,我档案上失能哨兵都盖章了!]——蓝河

    [上头说能绑就能绑。]——沐橙

    [……]——蓝河

    [还说同时要去向导学院旁听???逗我呢吧零基础!]——蓝河

    [年轻人你思路怎么总这么清奇,你的目标不是恢复哨兵能力吗?学不会最好,我能闻到你向导素的味道,这点非常奇怪,也很危险,如果你真成了向导我们麻烦大了。]——沐橙

    [……那你拒绝做实验啊!!] ——蓝河

    [你以为我不想,冯老头的死命令,我跟你讲张新杰真是手眼通天。]——沐橙

    [……张医生挺好的。]——蓝河

    半小时了,界面就静止在这儿。蓝河拿这几条翻来覆去看,总觉得哪里不对,又硬是理不出来。刚豁出去闭眼要睡,界面上叮的一条。

    [没睡吧?我来找你了。]——沐橙 

     


评论(1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