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13)

妈的,为什么不写肉文,有病!




(13)


    两只毛团真情实感的扭打了一会儿,笑笑无敌风火轮式抱妹杀专治不服二十年。毛皮摩挲发出哨兵才能听见的暖融融的细碎声响,即便是叶修听来也一点不讨厌,不像王杰希鞋底某道缝里夹的那粒石子,叩击路面的噪音震得他心都要碎了。

    那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叶修特别愿意相信这就是冯主席指示的适当刑讯也可以。

    蓝河深刻地发着呆。U形通道里配备的通用型强效抑制剂喷得他晶晶亮透心凉。有机玻璃那边,两只精神体推来挤去,他蓦然生出一种事不关己、正瞎逛蓝星生物全息博览馆的荒谬感。

    小熊猫让大熊猫胳肢窝糊了一脸,委屈地找主人。蓝河贴玻璃墙站,下意识伸手触到墙面上。蓝桥跳上床黑溜溜的眼睛困惑地看他,抬起两只前爪,印在主人掌心。

    “你俩这是……传功?”煞风景只需一秒,温情的气氛顿时扭曲,蓝河满脸冒黑气瞪过去,那边没骨头一样全身重量都靠墙来撑,绵软劲儿会传染似的,较真的欲望分分钟散了。

    “我说你是不是身上哪儿接触不良?”叶修问,“这能力一抽一抽的我活这么久真没见过。”灵猫变回原形,也轻巧地跃上床,叶修一根手指像在逗猫,灵猫隔玻璃配合地循着指尖上下嗅嗅。

    蓝河嘴角默默淌黑血。

    小熊猫从困惑到失落,收回爪子低头不知在想什么。灵猫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好好坐着,它显然也明白这个时候再去撩不是个好主意。

    但关心总是有,大猫时不时瞅一眼身边团子的举动全落在叶修眼里。

    “他还在吗?” 

    “啊?” 

    “就…我的精神体…”蓝河尴尬。

    叶修一怔,斜眼瞟瞟可怜巴巴蹲一边的小家伙,“在啊…你看不见了?”不是吧,说接触不良立马就来?

    蓝河的郁闷劲跟他精神体有得一拼,摇完头闷闷不乐冒出来一句我就知道,跟你待一块准没好事。

    一边叶修正是听觉灵敏,巨冤,“我怎么了我??不对,应该是你怎么了,精神向导还在就被医学判定失能?”

    蓝河往后靠,墙体的凉气透过衬衫居然有些冷,“我哪知道,失能症在立安斯亚就发作过,觉醒后明明一直很稳定的。”

    两人一前一后,隔开一个道宽多点的距离,叶修不巧挡了灵猫视线,毛脸悄咪咪从腿边侧出来。蓝河一见灵猫就容易没来由地泄气。

    “躲雨那次,”叶修微点头表示我记得你继续说,“你把我绑树上,我被它吓了一跳……”你还开嘲讽了你大爷的,蓝河朝叶修腿边抬抬下巴,灵猫跟目光寻来的主人对望了一眼,呵欠似的粉红的舌头挂出来老长。

    好样的居然略略略我,叶修心里啧了声。

    “因为之前完全没看见它,没有心理准备。”蓝河说完有些丢脸。

    “……哦,所以那时候你囔囔管好你的东西,真不是遵守向导守则?”叶修瞅蓝河脸上风云变幻,“那你这是真有病,为什么现在才跟我说?”

    “……”蓝河简直咬碎了牙,心想跟你说毛你又不是医生,又想而且后来不是你个混蛋不让说吗,但是……还是自己的错,顺其自然,听之任之,虽然内心希望恢复哨兵能力,但似乎实在找不回来也不会多着急。连立场都没有还怪罪别人这个脸他大不起。 

    “……河,蓝河?”

    回过魂的蓝河见叶修正揣着智能美颜相机都要修半天的黑眼圈认真看他,“你看这样,我们打个商量,在这间屋子里都说实话成不成。你至今跟我说过的话有多少是真的?”

    一股真气从喉咙直窜上脑门,我说过多少真的?你怎么不说你说过多少真的?谁跟你我们啊! 

    “不行,得换个问法,”叶修双手抱胸,“我说,你纠正。”

    蓝河烦躁得翻白眼。 

    “蓝河,次席哨兵,现隶属第十区蓝雨舰队,军龄6年挂零,中尉,三等功两次。”蓝河嗯了几声,发现对面开始报身高体重三围,整个人都不太好。

    “……参加立安斯亚机密任务,任务中突发短暂失能症,”叶修一边比手指数一边看对面,蓝河表情犹豫了一下,“怎么,不对?”

    蓝河皱起脸,他也不是很懂,“张医生说,那个不叫短暂,叫短期内反复多次……”

    “多次?”叶修眼珠子轱辘转,“难怪了,我就觉得你双向能力一阵一阵的。”

    “……”蓝河狂晕,“说了是向导素给你的错觉,你们抓我之前我刚用过。”于是哨兵能力消失的间隔,可不就是向导素的味道强烈吗。

    那个系舟?“不是不是,就是你,”叶修一本正经,“他的向导素我又不是没用过,不一样的。”

    ——不一样你妹啊?!蓝河吐血放置play,叶修跟灵猫一起歪歪脑袋,“除了我之外貌似没人发现你有向导信息素?”

    看着那一脸“他们都瞎了吗”蓝河觉得自己要瞎,气极反笑,虚弱道:“哥,我真不是向导……”全世界都选A就你选B,你这种B才是正解的自信究竟哪来的,吃药好吗? 

    “怪了。”叶修挠挠后脑勺眼观脚尖,“立安斯亚让你做疏导你会啊?”

    “那是一字不漏按你说的做的,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好生气哦还好不用保持微笑。

    叶修无语,无法反驳,当时两人都大半身浸在地下暗河,向导做个简单疏导而已,在大量水介质中近距离根本用不着精神触丝,所以疏导过程没感觉到精神触丝正常得他都没在意。如果是哨兵通过介质给哨兵做疏导……这还是个实验中的课题来的,不是他的领域。

    “你最近还接触了向导吗?”说着少将凑近嗅嗅,吸了满鼻腔抑制剂,赶紧缩回去厌恶地挥挥手,“张新杰和王杰希不算。” 

    蓝河心说关你屁事……“……就系舟,昨晚上一起搬酒。”

    “搬酒?”叶修恍然,“今早上那酒窖?”蓝河点头。

    又是系舟。

    叶修表情微妙,自言自语道:“奇了怪了,真不一样。”

    “少将阁下,有病治病……”

    对面竖起食指制止蓝河的调侃,“我没乱说。”灵猫轻轻一跃穿墙而过蹲到主人肩上,尾巴一卷就是一圈顶级皮草围脖,“早上你刚进街区我们就闻到了,”柔软灵活的尾端微微翘起放下,“这家伙要去找你我拦不住。”

    “吱。”

    ……所以你真是擅闯民宅我就该报警的?蓝河甩甩脑袋告诉自己重点错了,“这……别诓我?好歹曾是次席,分辨个气味多没挑战的事儿能说明啥?”

    “你当时应该听到我开闸门。”

    “对,酸爽。”蓝河脑海里不禁响起尖锐的金属摩擦兹喇声。

    “我信息过载很严重,比立安斯亚的时候糟糕得多。”

    蓝河脖子以上全是问号。

    “那个声音没有过度刺激我的听觉,后来我自己做碎片整理,发现在你身边的时段内没有任何信息过载。”叶修顿了顿,“你能明白吗?”

    ???我不能啊大哥???

    “喂喂,你不是次席吗?念书的时候不学哨兵手册?”

    让他这一提醒,蓝河几近暴走的脑袋稍稍跟着叶修软塌塌的声线开始回忆,“感官暴走的两种紧急处理方式,一,屏障或物理隔离,二,向导素稳定。”

    蓝河发懵地看着他,“可是我没……哦对,系舟才过低热期,可能信息素残留会多……”他还想说指不定低热期信息素的味道也会有变,叶修只看着他不反驳,蓝河说着说着就没声了。

    “胶囊里去味剂浓度据说是U形管道的十几倍,”灵猫动了动耳朵,“规范操作的话,你进去的时候会喷一次,没错吧,大眼老司机也不可能违规操作。”

    大眼……蓝河有点汗。

    “照规矩开仓之前还得喷一次,我听到你捶门,让他立马开,所以第二次你没喷到。”

    叶修往前走了一步,灵猫稍一挺身,轻松地跨到蓝河肩上,毛尾巴围脖也让他享受了一次。

    “那个时候我闻到了点儿。”

    “……点儿什么,信息素??”蓝河又进入听外星人说话模式。

    “加上早上那次,都跟刚刚进U形通道之前是一个味道。”

    “跟立安斯亚第一次见你时一样,是你的,不是系舟。”少将笃定地说。


评论(33)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