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12)

没人看还大正月手机码字更新,忍不住奖励自己一听RIO(


(12)



    看着脚边的小年轻那悲愤交加难以置信的模样,叶修难得玩心大起。

    “怎么着,你朋友啊?味道还不错。”

    他像原先那样坐下,一脸回味地比划,“手,砍成一截一截,炖了,下水儿就一堆树皮树叶煮了一天一夜,弄出来沥干了小炒,倍儿香,”说着还咂巴两下嘴,“就脑袋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吃,包子爱吃生的,就都让给他了。”

    “你……!!!”蓝河看他面不改色说的头头是道,虽说将信将疑,但想到战友真有可能被像狍子一样从头吃到脚,震惊愤怒和恶心几乎要撑破胸腔。

    “……”这下轮到叶修难以置信了,“真信啊?现在的向导学院这么容易毕业吗?哦,还是说正在进行结业模拟考?你这样可不行啊。哪个区的?导师谁啊?”

    蓝河觉得在听外星人说话。

    “认识一下,”光膀子友好地杵过来,“十区情报署联络官依诺,幸会幸会。”结果发现对方眼神死的透透的,看看他伸去的手又看看自己,这才明白过来似的嘿呦一声,老鹰拎小鸡一般将蓝河拉起反绑在一旁树上,过境的暴雨使水桶粗细的树拦腰折断,那断口尤为新鲜,边角潮湿,还在细细地往外渗出乳白色汁液,这位号称十区情报联络官的神经病绑完后颇满意,大大赞扬了一番新套装的裤腰带材料……用的当然是蓝河腰上那条。

    “你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吗?”那人叨叨,边叨叨边在蓝河腿上上下其手,摸了好一会不耐烦地自言自语咦匕首呢?“这套装备当初改良的时候,我就提议别连可分离腰带也用4A级材料,一根腰带而已,降落伞拉索的强度足够了,让那帮死老头不听,看吧,迟早作妖。”说完好不容易拔出匕首,麻利地把俘虏身上缠成毛线球的藤条割断。

    蓝河注意到这个人的手指,纤细修长,再看他身上漂亮的肌肉线条,动作时起伏有致,看着确实不像干粗活的,说是情报部门技术类的外勤人员倒也可信。

    但鬼知道是不是真的,辅助晶片联不上卫星,就算对面直接报ID序列号也没处求证去。最可怕的是他们连不上卫星,不代表这个人也连不上,如果真是情报员也就算了,要是什么居心不良的家伙——比如蓝河现在就很怀疑这人跟纳柯芭走私有关——更遑论妄图分裂联盟的暗势力,五区政变血染红的区旗还历历在目。

    蓝河决定先跟这人周旋。他们这次是秘密行动,出港电子签证上磕的就是学员考试章,蓝河听这人念了一堆,估计他起码的确接触过小队成员。

    “巧得很,我也是十区的。”蓝河思考过后干脆放手试探,“你那件衣服,云归,我搭档,我们考试内容是采集一种叫纳柯芭的生物标本。”后来他失踪了……这句蓝河觉得实在太蠢就没说,“一定要绑着说话?”

    不卑不亢不慌不乱,叶修有点欣赏地挑起一边眉毛,“哦,那个。”

    蓝河心里一个响指,有谱。

    “那玩意怎么也不该向导出门找,哨兵蹲家里保护天线吧?”

    “……什么向导……”

    “那不是重点。”叶修随手捡了粒白石子放好,“这是天线。按当时周围的脚印看,”他还没往下说蓝河先是心下一惊,靠,难道还真是搞情报的?!捉人端锅还带分析现场,绝逼职业病吧?那自己这个谎撒得可就太拙劣了,简直老脸一红。

    叶修又随手捡了几粒石子在白石子四周,一二三四五六,他落一个子,蓝河心里就凉一分,一模一样,跟小队成员分散的方向一模一样,蓝河开始怀疑全组成员是不是都已遭毒手。

    “你看,这个你搭档云归。”叶修用小树枝把一颗石子挑飞,“哨兵。”接着把另三个挑掉,“哨兵。”蓝河看得云里雾里,剩下的两粒被自称依诺的捡起来握手里,“这两个,向导。”他看向蓝河,“可是很奇怪,没有你。”

    “什么没有我?”蓝河懵逼。

    “向导里没有你。”手心一松,两粒石子先后坠地。

    蓝河彻底懵逼,“向导里当然没有我!我是云归旁边第一个被你挑掉那个!”

    “嗯,”叶修撇嘴点点头,没当回事的样子让人非常想揍,“从脚印判断,那人身材是应该跟你差不多。”

    “什么叫差不多,就是我!”莫名被质疑了身份,蓝河有种百口莫辩的无力感。眼前的依诺看着他若有所思,他心里毛毛的。突然,那人毫无预兆地喊了声“蓝河?”他想也没想瞪回来问干嘛。

    不想这无意识的举动让依诺若有所思得更厉害了,眉头都皱起来。

    两个人就各怀心事地互瞪,包子打个水也不知浪哪里去了还没回来,没外界打扰,这天荒地老的架势,蓝河脑门都要冒冷汗了。

    “哦我明白了,你是双向吧?”依诺同志像想通了某个关节,表情顿时明朗了,“哎早说嘛,第一次见到隐藏得这么好的双向,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

    看不出来……蓝河先是让闷了一口黑血,反应了好一会儿双向这个名词之后,被那头的阳光明媚照得越发阴郁了,什么鬼!“什么双向?!”老子是次席好吗次席!

    “双向你不懂?双向就是……”blablabla,男人背书一样解释,蓝河只觉得被念得血压升高头晕想吃人。刚闭上眼低下头缓缓,一阵湿热的气息忽地喷到他脸上,吓得整个人都清醒了。

    眼前一只浣熊模样的动物正瞪着琉璃似的眼珠子打量他,说是浣熊,除了俩黑眼圈,其实更像只大猫,绒绒的尖耳朵,尾巴粗长,一圈一圈黑色环节花纹。这东西蹲他腿上,完全没有看上去该有的分量。

    ……这是精神体啊。蓝河后知后觉,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脑瓜崩,不知不觉间放松警惕得都成什么样子了。看得到精神体,那他下线的能力是不是也回来了?他集中注意力在五感上,果然,视觉先苏醒,然后嗅觉……卧槽!蓝河看依诺的眼神都变了,尼玛这是个首席!

    叶修解释完,眨巴眼睛观察稀有的双向表情明明灭灭,觉得这人要么是戏太足要么是真喜形于色,大多是后者,不过都挺有意思。他的灵猫左歪一下脑袋,右歪一下脑袋,在他也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啪嗒舔上蓝河的脸。

    蓝河让熟悉的酥麻感无情地拖回了现实。

    他盘腿坐在胶囊里,灵猫蹲他腿上,又给他脸上来了几下。

    ……真不是他别扭!真是这猫有便宜就占!蓝河随便扶扶额就能抓下来一打黑线。

    “呼噜……”

    蓝河不理。

    “呼噜噜……”

    “……干嘛?”蓝河表情僵硬。

    见他搭理了,猫脑袋伸到他下巴底下蹭蹭蹭。

    蓝河:“……”可是别说,蹭起来是满舒服的。

    “呼噜噜噜……”

    黑线黑线黑线,蓝河面无表情,视线往下压了压勉强看到灵猫的脸,这家伙呼噜噜一下望向床上躺尸的主人,又呼噜噜地望过来看蓝河,来回几次见蓝河无动于衷,似乎有点急了,曲起前爪去扒蓝河胳膊。

    蓝河好不容易说服自己跟着看了那边三秒,眉头立刻皱起来。

    不对啊?这么安静如鸡?

    “呼噜呼噜……”灵猫索性跳到地面,回头殷殷切切的就是想要蓝河过去看看。

    蓝河一只脚刚点地就觉得自己有病,尴尬纠结又三秒,这才用王杰希的命令搪塞住一百万个不情愿。

    叶修看上去像睡着了。

    隔离室里没有任何仪器,任何仪器运作的声音对五感失控的哨兵来说都是噩梦。所以你让一个普通人蓝河靠察言观色判断叶修到底是不是在睡觉……

    “喂?”蓝河选择简单粗暴叫人。

    跟尸体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喂?”

    没反应。他有点着急了。

    “叶修?”没反应,蓝河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子,竟然伸手在长官脸颊上拍打了两下,还是没反应,这下他真急了,“叶修!喂!醒醒!”

    蓝河刚想摁床头的按钮叫医护,突然过电一样全身麻痹,重心不稳要往叶修身上倒。

    “哎呦我去!”

    灵猫伸了只爪子挡眼睛。

    叶修弹起半截,睡眼惺忪一脑袋问号看肚子上的蓝河,蓝河半边身子像被扎了麻筋疼得脸都扭曲了看回去。

    看看看,来段BGM又可以假装天荒地老。可过程里两个人都渐渐换成懵逼的脸。

    “……我睡着了?”

    “……蓝桥?!”

    叶修身后一只比灵猫更像干脆面它妈生的毛脸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探出来,直到蓝河又弱智地问了句你怎么在这儿?它才欢喜地连爬带跑冲进蓝河怀里。

    蓝河的精神体取名蓝桥,是只小熊猫,自蓝河能力消退,就再没出现过了。

    灵猫看热闹不嫌事大,也跳上主人的肚皮,噗地变成黑白分明的萌货,去撩蓝桥,不一会两只毛团就扭打在了一起。

    叶修揉把脸这才终于像睡醒了,不由分说推开两只团子,拽上一瘸一拐的蓝河进到U型通道,去味剂抑制剂,上上下下喷了个通透。

   


===

托回复姑娘的福捉了老叶马甲的虫,机械师ID依诺不是伊诺,说起来你们还记得出自哪里吗233333

    


2016-02-11
 
评论(51)
热度(146)
© 刘季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