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9)

(9)

    向导能感知的情绪很具象。比如叶修此刻感受到的杀气,在王杰希看来,就是厚厚的雪层下,一颗滚动的小石子,咕噜咕噜地引起了雪崩。

    这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通常来说,绑定的哨向关系中,哨兵本能地防范甚至攻击驱逐出现在向导周围的其他哨兵,属于正常现象,好比眼下韩文清针对叶修,若拍成例证小短片放教科书,讲师会不屑一顾地对学生说:这章没什么好讲的,你们自己看。

    但如果连身边不是哨兵的也一并攻击……

    王杰希抬了抬一边的眉毛,他本打算隔岸观火,可照这群攻的阵势,隔岸观火容易吃流弹。

    于是他把喂张新杰水的杯子放在茶几面上,再不疾不徐地给自己织了个屏障,屏蔽掉刚刚沾染的张新杰的气息。好,他想,打吧。顺便打开绑定不结合实验的第三方观察报告添上一行字:哨兵行为有异,动态观察。

    目前现场最感到莫名其妙的一定是蓝河。

    多不容易啊一个普通人。

    虽然接收杀气的天线已经坏了,但判断杀气的眼力价还是有的。他不自觉往胶囊里缩了缩,努力假装自己不存在。

    灵猫矫健地只消几步就蹦到了叶修身前。蓝河想这畜生其实挺护主,完全不像平时老拆台,而后就见跃进中的灵猫噗地化成了一只白鹤,临空一踏跃起更高,空中又变戏法似的重新变回灵猫,几个灵敏的折返突刺,眼看要直攻韩文清的面门,却似乎遭遇了什么阻击又退了回来,如一位先锋将军,警戒在叶修身前。

    蓝河第一次看到叶修的精神体正儿八经亮出爪牙战斗,呃应该是战斗吧,节奏快得眼花缭乱,可怜他只看得见灵猫,饶是如此,依然整个人都有点呆。妈的,太犯规了,打着打着变身,你这么屌咋不上天变条龙呢!

    王杰希看到的自然是另一番景象。

    灵猫巧妙绕过大漠孤烟攻向韩文清的最后一瞬,耳中哗哗的仿佛有振翅的鸣动,灵猫与韩文清之间似乎被划出一道时空的豁口,断了灵猫去路。

    屏障。

    王杰希看向正躺在沙发上的张新杰,他双目紧闭很是不好受的样子。

    可你还是开了屏障。王杰希又在报告里添了两句,想了想,意义不大,删了。

    大漠和孤烟顿时安定了许多。主人也一样。 

    叶修一脸无语地维持着之前举手投降的姿势,没来得及解释挤兑,却见黑白俩大老虎或许是循着气味,竟朝胶囊寻摸了过去。同时他的灵猫针峰相对地一溜顺滑的交叉侧步,自作主张像是保护起了胶囊。被亲儿子卖了的痛心疾首油然而生,叶修差点没捂心口。好在这事儿好说,三只大猫许久不干仗,今天不巧天时地利。

    蓝河在胶囊壁上挂了半天,局外人似的看戏,看到猫屁股才终于醒过味儿来恨不能一拍脑门,诶呦我去,我现在应该看不见这灵猫!当下硬逼自己转移视线,好死不死跟叶修撞了个正着。   

    四目相对,蓝河费了老大劲抑制翻白眼的冲动。那头瞧过来的眼神却有点复杂,让他摸不着头脑。

    他看不见的两只老虎微微扇动鼻翼向他走来,灵猫低沉的呼噜声渐渐充满了警告意味,实在令他好奇,却偏偏不能去看。这时叶修看着看着,似乎出现了什么想不通的问题,忽地皱了皱眉。

    就在蓝河未知的剑拔弩张的一刻,沙发和门口几乎同时出声,喝住了各自的精神体。叶修更是借坡下驴,赶紧离沙发远远的,几步过来捞起还不肯走的灵猫站到窗边,他是真怕这家伙待会儿任性,众目睽睽之下变成熊猫就完了。灵猫默默地吱了一声略表鄙视。

    大漠和孤烟见没架打了,晃了晃尾巴,先后到张新杰身边,凑近了嗅嗅,不知该怎么办,都回身望主人。韩文清脸色不善,这照面打得失礼失态,是他不对。

    “抱歉。”他环视一周,歉意的眼神扫过王杰希和蓝河,但明显还没到叶修那儿就打止了。叶修才懒得计较,跟灵猫对视一眼,相互做了个撇嘴不屑的鬼脸。

    韩文清要上前,王杰希拦住了他。

    “韩队,”熟悉的人私下习惯用这个称谓,“刚才出了点小意外,热诱导剂有微量泄露,所以短期内,您和张副队不适合近距离共处,希望您配合。而且我想,这也是新杰的意思。”王杰希道。

    韩文清原地站定把话理解了两遍,觉得荒谬至极。他的向导身体有恙,不但不让他靠近,还说是向导的意思,笑话……等等,“热诱导?”韩文清眉头锁得更紧了。 

    王杰希点头,“刚才正在给这位蓝河中尉做体质检测,使用了热诱导剂。”他手一比划,韩文清的视线跟着就回到了蓝河身上,蓝河虎躯一震,就自己现在这窘迫样,腿软得恐怕是起不来敬礼了。

    蓝河。韩文清回忆了一下,想起曾经签署过一份留港命令书,对象是蓝雨那边的次席,当初张新杰的申请理由是:能力消退哨兵,实验需要,留港研究。材料齐全,程序合法,他签过同意之后再没过问。

    ——原来是他。

    对于张新杰亲自申批的人员,说没有半点好奇是假的。韩文清的知觉触丝犹如他本人,习惯简单直接单刀直入,此刻自然地向蓝河探去,速度快得仿佛周围的事物都静止了。

    只有灵猫,凌厉的瞳仁骤缩成细线,一面巨大的伞盾形状的知觉屏障乍现在胶囊与韩文清之间,将触丝尽数挡住。

    “好好说话,动什么手啊。”叶修不动如山,靠在胶囊后方的窗棂上挠猫,声线软塌塌的却能闻出火药味。

    韩文清无语,一条直线上的目标,叶修这举动显然是误会了。然而叶修误不误会对他来说,有意义吗?于是只心下腹诽小题大做,便转移了注意力。

    大漠和孤烟在沙发前走来走去,张新杰眼皮子颤了几颤醒过来。他的绑定哨兵停在门边,正看他,见他醒来表情似乎缓和些许。大漠凑近亲昵地拱了拱他的脸,孤烟拿毛毛的下巴蹭他手背,远点的地方有人嗤了声。

    灵猫抬头,琉璃似的眼珠子望望没脸没皮的主人,主人同志越笑越尴尬,最后只好假装咳了咳清嗓子。

    “那个,还有什么事儿没有?”一眼瞥见胶囊里的人让风刮得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猛地没来由地打了个喷嚏,怀里的灵猫趁机一蹬腿,又蹿到了胶囊上,若无其事地在蓝河横攀住壁沿手臂上优雅地来来回回走猫步。

    蓝河黑线都快赶上鸡皮疙瘩多了。

    故意的吧卧槽!一边叫老子装看不见一边放肆撩,好玩是不是?!他忽然恶向胆边生,看老子揭开你的伪面具!蓝河刚拧身对满脸无辜的叶修怒目而视,房间里的突地变暗,墙面上大大的WARNING字样,谕示危险的红光一闪一闪,语音提示系统呼啦啦作响。 

    ——全港二级防空警报!全港二级防空警报!非战斗人员迅速撤入掩体!非战斗人员迅速撤入掩体!重复—— 


评论(2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