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8)

(8)

    首席哨兵们居住的塔,虽然各个大区会因地制宜设计得有所不同,但通常来说都是一个上小下大的锥形建筑,塔相对外界近乎封闭,里里外外每一面墙上都有多达200道涂层以隔断来自外界的光,空气,水分,声音,温度等等,身处塔内的人如果想知道外界情况只能通过投影墙,投影墙看上去跟落地窗没差,只是也不会有谁还想着要去开窗透气就是了。塔内没有公共环境,否则要是出现俩没向导的首席突发狂躁症在电梯口打起来引来王杰希,那就太血腥了。

    说真的,哪怕只让曙光蓝河他们看一眼塔里那超级温室般的设施,绝对要目瞪口呆,然后必然感慨万恶的阶级社会,他们在塔区本来总体来说还算精致的宿舍顿时相形见拙简陋如同鸟舍狗窝,首席哨兵都是豆腐脑儿。

    哦,更正一下,单身狗首席哨兵都是豆腐脑儿,有向导的大都活成了钢筋铁骨。

    韩文清的房间被设置成了低温低氧,设置者的本意是让他好好休息,可惜他睡不着,张新杰一番严谨细致的安排都喂了狗。

    他们以前不这样。

    房间里有风声,低低的,像来自落了雪的山谷深处。韩文清以一脸要瞪穿天花板的气势,想起了张新杰的石不转。

    漂亮的鸟类。干净优雅。

    “呼嚕……”一只体长将近三米的孟加拉大白虎在干冷的空气里压低两只前爪,抖擞全身浑厚的皮毛,百无聊赖地咂巴了下嘴。

    韩文清翻身坐起,光脚踩到沁凉的地面。才趴下的白虎大漠如同训练有素的军人,瞬间换了站姿蓄势待发。房间里近似漆黑,白虎的身形换个末席来只怕要看不真切。韩文清直视前方,大漠叼来了他的制服,黑暗中他的军帽诡异地浮在低空,沿大漠的行动轨迹向他游来。房间系统接到主人的声控指令开始逐渐变亮,没一会儿大漠身边另一只大家伙终于现出轮廓,正乖乖叼着帽子一动不动,黑毛白纹,往大漠旁边一站,两只大虎像一张纸上抠的窗花,完全互补。大漠孤烟大名鼎鼎,知道大漠是大漠,孤烟是孤烟的人却不多。

    孤烟嘴里的帽子被取走后,折身走到墙边,上下左右地寻觅,大漠在韩文清身侧绕了圈还看了看他,这才到孤烟旁蹲坐好。

    这两个家伙。

    又一道指令,墙面开启投影,远远能看见病理中心主建筑外灰白的云英石墙面。

    心里有颗丁点大的鹅卵石,无棱无角,不疼不痒光膈应人。

    张新杰今天似乎生气了,但生的什么气,他说不准。让精神超负荷的向导休息优先,取消例行疏导,有错?怎么就扣上妨碍向导履行义务的大帽子了?看人发晕站不稳扶一把,有错?难道非身体结合哨向疏导期间避免肢体接触这种教条比人摔伤还重要?建议下午休息不要加班,有错?那谁是自己不配合,凭什么连累别人,而且你本人不是一向遵守时间行程吗?

    他质问,张新杰却听若罔闻,一声不吭给房间调了个低温低氧,白着脸出去了。

    这是冷战啊。

    莫名其妙!韩文清也有些无名火。

    他们以前不这样,绑定七年两个月,从不这样。韩文清一边不爽,一边认为自己这种不爽更奇怪,就这么奇怪地不爽着,带上两只大老虎出了门。

    严格来说,韩文清也是个实验人员,那个实验可追溯到七年前,时至今日,他和张新杰仍需要每周提交观察报告。向导与首席级别哨兵的绑定不结合实验,七年后仍能正常生活的样本只剩他们这一组。

    正常生活?韩文清不客气地打了个问号。

    向导不需要哨兵。有了绑定哨兵,反而受牵制。一个向导的正常生活,没有哨兵会更好。

    哨兵在战争中的作用凡是个有智力的人都清楚,特别是高级别哨兵,最危险的前线最艰巨的任务从来少不了他们,这些人恰恰也是最依赖向导的人群,他们的体质使他们行动敏捷爆发力强,这让他们在危急关头往往能逃过一劫,向导则不一样,他们的身体素质与常人无异,为了满足哨向近距离配合作战的需要,向导比哨兵更容易在战斗中牺牲。然而开战以来的向导伤亡统计中,占比高达60%的部分却并非死于战火,而是由于结合哨兵的死亡,使向导无法承受结合撕裂的痛苦而死去,那些从撕裂中幸存的优秀向导也不会自此解放,只要还能继续服役,便会在恢复后被重新指定跟新的哨兵绑定结合。所以在战事激烈的年代人们总是说,向导不是在崩溃就是在崩溃的路上。

    或许只有让他们像普通民众那样远离战火,才能真正过上正常的生活。

    可惜塔制度下的哨向法令不会允许,因为战争不允许。

    人类科学家好几个世纪以来致力于增长哨向种群人口,无果,除了供不应求的人造向导项目外,天然哨向人口似乎只与人口总量挂钩,百分比恒定得像被施了魔咒。基于伤亡报告的数据分析,科学院的老头们不得不腾出手来启动了好几个大型实验来研究如何保护现有哨向资源。最快出结论的是绑定单结合实验,实验证明绑定的哨兵和向导在只有精神或身体结合时,工作生活情况与双重结合者无异,但在结合断裂时对任何一方的伤害都远远小于双重结合者。这份实验报告使得联邦政府立即修改了相关哨向法令,改强制双重结合为可自由选择单结合,收效不小,现在服役的次席们绑定后大多都会选择单结合。 

    绑定不结合实验也是众多项目之一,目前正进行到最后一个周期。过完最后一个周期,会有一个简单的解除绑定手续,首席里解绑搞得家常便饭的就叶修一个,用他的说法,解绑没结合的向导就像租客把开门磁卡还你,完了你自己换个卡口令,齐活,就这么简单。

    说起来这个绑定不结合实验最初被设计和启动,最直接的导火索就是这家伙精神壁垒崩塌重建。

    韩文清还是很想揍他。

    叶修打了个喷嚏。

    “什么放出来,不讲究,”他顺手揉了把鼻子,“又不是狗。”

    王杰希一脸的垃圾话你随意到底放不放。

    呵呵,叶修没接话,也没表现出想把精神向导从精神领域里薅出来的样子。

    “联接障碍。”王杰希立马下判断,叶修啧了声谴责:“喂喂,我是不是手抖一抖都算有病啊?”

    “你随意。” 搞纪检的谁吃你扯犊子那一套,精神向导肯定随叫随到,出不来不是故意就是真有病,“出现障碍多长时间了?只有召出障碍还是?”

    叶修挺无奈,他一时半会还真没得到灵猫的回应,跟俩随时可能用刑的大向导面对面硬刚实在没必要,“差不多上周这时候,有时出不来,有时回不去。”

    “……”张新杰嘴唇紧闭,看不出表情。在不拿事儿当事儿这方面,叶修和他老对头果然也是谁都不输谁。 

    王杰希想了想,“出不来是关在笼子里的出不来,还是笼子里没有?”

    “王大眼,你别太过分,说了不是狗!”叶修嘴上抗议为自己争取时间,脑子里飞速反应,这问法也太犀利了,确实就是笼子里没有,但他居然这么清楚,是因为有类似病例在先,还是别的什么引起的推测?他刚想说话,忽然听到胶囊里传出叩击声,一下,两下,轻软无力。“胶囊里有声音。”

    “里面是活人,有声音正常。”王杰希不打算被他带偏话题,“拖延时间对你没有意义。”

    三下,四下。首席哨兵听觉的注意力此刻全集中到了胶囊里。“真的有声音,快打开!”叶修连二郎腿都放了下来,语气认真得近似命令,王杰希这才感到事情不妙,马上操作开启胶囊。

    一圈毛尾巴缠住脖子,灵猫也真会挑时候,在叶修站起来的过程中出现,踩在他肩头,还跟着他的重心晃了晃。

    胶囊开启,一些薄雾状的物质随着缝隙的张大,迅速弥散开来消失在房间里。

    蓝河躺进去之前脱了长袖衬衣,眼下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浑身湿透,胶囊打开后,从把第一口外界空气吸进肺,他就挣扎着爬起来,挂在胶囊壁上干呕不止。

    没等叶修搞清楚状况,坐在办公桌后张新杰忽地也咳起来,随即猛地掩住口鼻想起身,这个动作像是吹响了什么的号角,情况急转直下,不仅咳得整个人都弓了起来,脸上的血色在因为剧烈咳嗽充盈了一会儿之后,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

    “开门窗对流!”王杰希见状赶忙说。

    可恶的空间自管理系统,除非所有者本人下指令,其他人要想打开必须手动从内部操作。王杰希以最快速度打开所有窗户,风和阳光鱼贯而入,回身一看,才开了门的叶修一个闪身到了办公桌近前,将将接住正往下倒的张新杰。

    灵猫蹿上了胶囊,蹲坐在蓝河脑袋边看他狼狈地干呕。

    叶修听王杰希的建议,把张新杰放平在地,王杰希差不多跟他蹲得头顶头,手指正搭在张新杰脉门上,摸完舒了口气表示心率降了,便指挥叶修把人搬去长沙发躺好。

    叶修边把人扶起来架起一只胳膊扛在肩上,边一头雾水问怎么回事。心说你倒也去看看那边那个干呕的。 

    “胶囊开得太急,里面的药来不及处理。”王杰希只搭了把手扶人,接着去看蓝河,蓝河的干呕的情况有所好转,发现脑袋边有只毛毛的东西,循着往上看,灵猫宝石一般深邃的灰红色眼睛也正望着他,一时间脑袋放空,什么都不去想了。

    “药?”叶修问。

    “向导热诱导剂。”王杰希平静道。

    “噗……”蓝河没忍住,我嘞个去!这种东西不是禁药吗!怎么随随便便就用了!!!

    似乎是察觉道小中尉不太淡定,王杰希解释道:“不用紧张,热诱导剂只对相应体质有效,之前检验你的哨兵能力应该也用到了哨兵热诱导。”说着蓝河只觉得指尖一麻,王杰希在他手上采了点血继续说:“你除了干呕还有别的反应吗?”

    蓝河上下感受了一番,最后摇头道:“没了。”

    “好。”说完,王杰希把血样就地塞进胶囊自带的储藏柜,绕到办公桌后,不知取出点什么握在手里,又给张新杰的杯子里添了水,向长沙发走来,“扶一下。”

    张新杰看上去脸色终于是稍微恢复了点,就嘴唇还煞白煞白的。温水冲服了王杰希递来的小药丸,叶修正打算好人做到底再把人扶躺下,扶到一半他脸色一变嘴上喃喃要坏,手一松,幸好距离已不大,沙发也够软,张新杰摔是算摔了,好歹没摔疼脑仁。

    叶修举手投降以示清白状看向门口。

    靠,杀气。 


评论(25)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