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7)

(7) 

    肖时钦是个普通人,同时又不是个普通人,能在军部情报署如此哨向云集的地方以普通人之身活得顺顺当当平步青云,怎么能算是普通人?按有些人的说法,叫他怪胎,似乎更合情理。眼下,他眉头紧锁,在楼道里转了个弯。

    今天全港电子眼查不到一个大活人,简直是他们情报署渎职,是年终总结必须拎出来作检讨的大事故。况且发现这个事儿的是代理总军士长韩文清,肖时钦光是想想就胃痛,居然还脑抽去跟某叶姓前辈八卦,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其实他今天去找叶修,出于佩服也出于好奇。全港明里暗里那么多电子眼,这人竟然全数闪避。问起来时,对方只淡淡的一脸累不爱:对呀,首席哨兵知觉全开,电子眼运作的声响吵得跟发动机似的。肖时钦当时推推眼镜,有些不服,“那情报署还安这么多劳什子电子眼搞毛啊?”哨兵分分钟躲过好吗!

    “呃,你误会了。”叶修给自己倒杯水,“首席一般不会找死知觉全开,而且就算他想开,他的向导也不会允许。除非正好我这种情况,所以我是特例,你不用太纠结年终总结。”

    “……”

    然后趁他无语愣神之际,某叶姓前辈甚至开始帮他出谋划策“你就说是新监控试运行,在检查安全漏洞,回头以我的口吻写份报告,我签个名,妥妥的。”

    ……你压根是不想自己写报告吧!肖时钦的胃还是好疼,眼神一哆嗦,绑定DNA的虹膜锁输错了两次密钥,费了好一番工夫才得以进到属于自己的情报专员工作室。幽暗的全息环境里,明明有限的空间却好似无边伸展的宇宙,肖时钦轻车熟路站进一个长方形类似门框的装置里,齿轮轻响,“门框”自动调整至适合他体型的长宽,接着支撑他的背部,以二分之一的高度为中轴线缓缓放平,就此磁悬不再动作。

    这种磁悬装置被广泛应用于各个领域,载人载物都有,情报专员使用的这种不带盖儿,钻进这玩意,大脑会跟“中枢”自动链接,“中枢”网络目前由十一个大区共享,掌握联邦政一切情报,呃理论上是这样,肖时钦在写工作日志时默默吐了个槽,但“中枢”的情报是行为或事件的直观记录,“中枢”本身不具备智能分析功能,情报专员的工作就是在浩如烟海的信息流里浮沉,监视梳理排查直到下班,整天犹如孤独迷走在无尽的水巷,因此他们一般管这个叫贡多拉。另外,医院或者什么研究所、特别机关里还常见一种带盖儿的,这个倒没太多说法,大多叫胶囊。胶囊也分很多种,但不论是哪一种,叶修都不喜欢。

    眼见王杰希一言不发启动了一个胶囊,靠门而立的叶修那老神在在的表情瞬间就有点垮塌。

    “你们确定这是搞研究来了?不是草菅人命来了?”叶修满脸鄙夷。

    王杰希都没看他,径直望向蓝河:“中尉,接下来我们要进行大约十分钟的干扰测验。你进入胶囊后,我会注入某种信息素稀释气体,对人体无害,但可能出现轻微副作用如短暂头晕、恶心反胃等,都是正常现象,不要紧张。”

    ……某种……蓝河思路赶不上世界变化快,只生硬地控制住就要去扶额的手,一边默叹死就死吧一边躺进胶囊,直到顶盖关得严丝合缝,优雅的系统女音提示放松身体,他才突然想到我去,自己刚忘记给那家伙敬礼了。

    混太熟果然不行,私底下就算了,平日里穿军装带衔的,不按套路来可不得惹人生疑吗?他一时间脑袋里七拐八绕想了许多,全没发现身体已经变得轻飘飘,到觉察时,已经困得睁不开眼。

    不像之前飘在冰冷的云朵间,漫无目的令人空虚,皮肤能感觉到温暖潮湿,风却是干燥。前方有个跃动的小点,跳过哪里,哪里便生出一抹绿色。

    他不由自主地向那个小点追去。 

    胶囊外是另一番天地。叶修真不懂最近是招谁惹谁了,能让名扬联盟的两大黑面神联手出动对付自己。他维持最初靠门的姿势。

    “来,谁能给解释下,病理这边揪着不放先不说,关纪检什么事儿?”叶修一开口,话题直奔正监察胶囊的王杰希而去,后者输入完一溜数字淡定道,病理这边权限不够。

    “……”也太耿直了吧!叶修刚腹诽完,察觉到有几撮精神触丝试探过来,不免皱眉。

    没有任何意外的,精神触丝碰壁。张新杰无奈透了。

    叶修挪了两步到会客沙发坐下,蓝河这会儿要是没在胶囊里,应该就坐他旁边的位子,正对填满文件页面的墙,他的那张向导素申领表被张新杰推到最前,随即调出另一份文档,身份简历的格式,再一细看,果然是名叫系舟的士官档案。

    系舟……哦,长这样。

    “认识这位向导?”张新杰询问。

    “认识。”叶修答得老实。

    “什么时候,以前合作过?”张新杰补充问题。

    “刚认识,不到二十秒。”

    ……幼稚。连王杰希都不禁朝这边白了一眼。

    “你申领向导素的时间,正处于绑定状态,”这回没等张新杰说完,叶修俩脚尖像小孩一样左右左右,抬起放下啪嗒了几下地板:“我到之前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是这样没错。直接问别的吧。下回再背后说人记得先关门。”

    张新杰不理他的干扰,再次让精神触丝靠近。“说说使用后的情况。”

    “喂喂,说就说,动什么手啊?”哨兵非自愿情况下一烦各类感官刺激,二烦向导精神触丝,特别是第二条,简直神烦。

    “冯主席的意思是,对你,适当刑讯也可以。”王杰希在一边搭腔。

    “……我去!”叶修眼珠子要翻上天灵盖,“那什么哨兵人权保护协会呢?我要申请个人保护。”

    触丝在外围越缠越多,就是进不去壁垒,虽说哨兵在向导面前真没什么人权,但首席的精神壁垒,特别是叶修目前这种病态的,不是说说就能进入的,只能不断去试。因为是病态,哨兵本人无法控制,如果由外界强行打破,那之后的一切行为都会变得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哨兵的精神领域就会彻底崩溃。于是哨兵潜意识里便生成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抗阻一切外来的精神探知。

    “按以前的病例,只有找到适配向导结合,对向导精神触丝有记忆,抗阻才会逐渐减弱。”张新杰的面色变得越发的差,叶修也不是不想早日康复硬跟医生对着干,况且看张新杰目前这样,他觉得自己容易走夜路被人揍。可抗阻这玩意……

    “那什么,你先停手,头都搅晕了,怎么坦白从宽。”叶修现在的感觉像被关在只够抱膝蹲的水下禁闭室,胸闷得不要不要的,又等了会儿才好些,“每小时0.2毫克,缓释水疗5小时,没用。”

    “缓释水疗,”王杰希看看张新杰,“之前的报告里你学生说有用那个?”

    张新杰点头,“第一二周期有用。”

    办公室里就此沉默了。十区这个季节,下午两三点的阳光角度已经非常斜,一只白鸥扑棱翅膀落在阳台护栏,踱了几步,影子投到胶囊上光华流转。

    打不起精神也睡不了觉,换一般人早疯了,先前同样的哨兵病例,有痊愈的也有废了的,首席里犯病叶修也不是首例,最早发现症状时他正指挥舰队在十区和十一区之间的尘埃区做防御工事,军部主席冯宪君亲自签了道军令把他从前线薅回地面躺着,同行任务的另一位舰队长李轩太空联线说他失眠惊动中央,也是没谁了。

    是没谁,三次太阳系保卫反击战指挥,数不清的大小跳跃歼击战,军事学院教材里各种战略战术,这样的人,别说精神状况出问题,头疼脑热小感冒冯宪君都得掉头发。

    从前线被薅回来,叶修能说什么,被人发现症状,就已经是他藏不住了。从那之后一直被各种白大褂折腾,各种绑定解绑,幸好联邦哨向法令里没说解除绑定要罚款,不然被罚到今天非得连条底裤也不剩。这病最简单粗暴的治法就是找个向导结合,冯老头给张新杰这边的直接指示是,绝不能乱凑合,下下策是大剂量使用向导素,叶修的精神壁垒曾经历重建,如果再来一次强行撕裂结合,还不如我亲手把他塞进氮胶囊冻到能解决这个病那天。

    乱。又乱又烦。一边把他捧在手心当豆腐脑,一边拿他当小白鼠啥阴招损招都往上使。

    叶修支着脑袋看白鸥,呼啦啦又落下来一只。 

    “你的精神向导,放出来我看看。”王杰希似乎终于忙完手头的事。




===

没写完,断断续续不造在写什么了

先发再说

……好像应该叫控释……

评论(30)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