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6)

(6)

    经过病理中心永远鬼气森森的室内通道,蓝河发现张新杰办公室门敞开着,里面并没有人,他的心七上八下,看看时间,倒的确是自己早到了十来分钟。

    不知道待会儿体征记录仪会把他出卖成什么样子,只好揉了揉脸,舌尖下意识舔了舔贴在上颚的仿生芯片。同样材料的仿生芯片蓝河身上一共贴了三处,无时无刻不在把他的体征信号发送到记录仪,蓝河贴上这些东西已经快一个月了,开始的时候也会腹诽没隐私没人权,可自从接受了自己目前是小白鼠的设定,他比系舟他们更不在乎这个。

    空旷的走廊响起了脚步声,本来正靠墙的蓝河一个激灵赶紧站直了身,寻声望去,来人却不是张新杰,而是第十区更令哨兵们闻风丧胆的另一位神奇向导王杰希。蓝河愣住,发呆发得相当深刻,直到王杰希走到近前,他才想起来赶忙立正行礼。他从没有这么近距离见过王杰希,毕竟曾经是哨兵,而哨兵,谁也不会主动想去见纪检执行处的老大。

    早年第五区闹政|变,这位正在向导部队服役,在没有绑定哨兵的情况下受命带领两组哨向小队偷袭反叛军地面基地,敌方一个警备师的兵力竟毫无招架之力,偷袭行动及时阻止了更多反叛军军舰登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之后联盟军一举攻下反叛军基地,因此次偷袭成功将战损降至最小,王杰希一战成名。自那以后,有关这位的恐怖传说也逐渐在坊间流传,什么瞬间割裂屏障,绞杀精神向导,摧毁精神图景,都是关键词。摧毁精神图景……蓝河当年光是听着就脑仁疼,精神图景的崩塌对哨兵和向导来说无异于堕入永恒的死域,真正字面意义的杀人留命。

    “蓝雨舰队,蓝河中尉?”王杰希礼毕摘下帽子问道。

    蓝河又走神,愣了会儿才立正应道是,紧张得脖子发僵。 

    王杰希的眉梢微微抬了抬,“以前是次席?”

    蓝河咽了口唾沫,“是。”

    谁都知道王杰希是一位很不屑于跟哨兵合作的向导,就是这么著名。蓝河心虚得很,在这么厉害的向导面前,自己可不就跟剥了衣服的小娃娃一样?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八成是张新杰,而等张新杰真出现在门口,脸色竟苍白得,蓝河差点要怀疑张医生是不是被歹徒袭击了,想去扶一把,还没挪动脚步那头已经摆手,只好作罢。 

    办公室里三人僵持着,起码蓝河认为是僵持,谁也没说话,自张新杰坐到办公位,安静了得有十多秒,就见张新杰感激地朝王杰希稍一点头:“谢谢,好多了。”

    蓝河:“……”我靠向导真特么太可怕了,难怪古早的时候当权派怕向导跟怕巫师似的,那我现在脑子里想的岂不是一览无遗?!蓝河心里正哆嗦,王杰希跟张新杰交换了一个眼神,“你说的没错,我感觉不到他。”

    “但,也并非是屏障屏蔽。”张新杰补充,王杰希点头。 

    蓝河满心地啊你们说啥。

    “没有结合记录,甚至没有登记过绑定。”王杰希就近在离子桌面上指指戳戳划拉了几下,蓝河偷偷瞧了瞧只觉眼花,看到自己的免冠照,才确信那铺了满满一桌的是自己各种材料。

    ……我哪来这么多记录……想想自己不至于贫瘠倒也确实不算精彩的人生,蓝河摸摸良心暗自心惊。 

    “疏导呢?”王杰希问。

    “觉醒后做过例行疏导,”张新杰回答道,“编入舰队后有相容性较高的向导帮助做过疏导,四次,其中三次为同一个向导,都查过,没有问题。”

    两人一问一答,然后同时陷入了沉思,完全没有询问旁边蓝河的意思。

    叶修说得对,虽然不明白所谓的感觉不到是什么概念,但貌似只要自己不主动承认,立安斯亚的事可能真查不出来。

    到底……要不要听叶修的?

    蓝河不再理会两位长官对话,径自捏紧拳头。

    万一照实说了就能查出能力消退的原因呢?万一查出之后还能恢复成哨兵呢?蓝河不会去自欺欺人,他还是做不到就这么把哨兵能力消失的事轻易置于脑后。即使哨兵能力带来的更多是责任,但他自觉醒起便愿意承担这份责任。蓝河不好战,哨兵的能力和身份只是让他有更多的机会到前线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和战友,这才是他引以为傲的荣耀,如今,究竟该怎么办?

    “中尉,蓝河中尉?”

    几声召唤让蓝河回神,连忙抬头只见王杰希又正看他,蓝河被盯得情不自禁瞪大了右眼。

    “……”王杰希无语片刻,一个手势把桌面显示的一页资料推送到投影墙示意蓝河看,小中尉一看就懵圈了,这是有多快狠准,不愧是专业搞纪检的。墙的左边是一份体检报告,盖着硕大的红色通过章,意见栏里龙飞凤舞的笔迹填着雨林气候适应良好,右边是他近半年的出入港登记表,一份事故调查报告以及第一次发现能力消退的诊断书,两个时间点被圈出,一前一后,中间正夹着让蓝河心惊肉跳的立安斯亚任务。

    “根据你的口述,这次任务是你第一次通过向导素辅助作业。”王杰希声音毫无波澜,未绑定哨兵单独执行任务时,根据自身情况使用向导素稳定情绪保护五感,这正常。

    蓝河努力保持平静,只有点头的份。

    王杰希戳了戳,又推送了另一页文档,果然是蓝河签字的向导素申领书,申领对象没问题,就是之前说相容性很高还做过疏导的系舟,剂量也在正常范围内。蓝河不明白怎么这页被单独提了出来。王杰希手下没停,似乎是通过了很多权限关隘才把另一页文档搞到手,往墙上一送,蓝河有种顿遭雷击的错觉。

    那也是一份向导素申领书,申领对象跟自己那份一样,剂量略少,签署时间一周前,申领人签名:叶修。

    “哦?这个我倒真不知道。”张新杰学术地推了推镜框。

    “我碰巧看到他离开向导素库。”王杰希依旧只看着墙面,“你的学生,”他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张新杰,后者会意接道安文逸,“小安和他办解除绑定是两天之后的事。”

    “也就是说,在有绑定的情况下申领了绑定向导以外的向导素。”张新杰边说边在某少将的病历档案里添备注。

    ……这说法怎么听着这么渣……?蓝河的脑子还在浆糊状态,暂时没搞懂这什么展开。

    那家伙跟……系舟?啊??

    “哟,这么热闹,都在啊。”

    一个熟悉又欠揍的声音冷不丁响起,蓝河心脏猛地一抽差点没从椅子里弹起来。

    叶修抱着手悠哉地斜靠在门框上。

    “抱歉啊,体征记录仪忘带了。”他笑眯眯地说。 


评论(15)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