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2)

(2)

    随着身后金属车身破开空气的声音渐行渐远,蓝河拎着唯一一袋家当走出轨道车站,眼睛里的辅助晶片提示他有消息,眨了两下眼打开消息管理,耳后置入的配套芯片同时运作起来,张新杰的声音一如既往,干净冰凉得酷似月光下的塔。

    “中尉,您好,由于另一位实验人员不同意佩戴和置入辅助通讯设备,您将来发送的部分信息有转码失败的可能。为了避免对方推卸责任,”蓝河差点一个趔趄,“建议二位本周内协商好解决方法并添加进合作协议。完毕。”

    “……”他满心省略号地注视了删除选项一秒,信息画面自动分解消失了。

    难怪之前留港通知全部加了@,敢情是还在用通讯表时代的设备吧。

    辅助晶片的导航把他领到一栋比周围建筑都矮的公寓楼,电梯嘎吱嘎吱停到他所在的预备层,光看门就知道这楼年代久远,也许是最早一批建设工兵团修建的。公寓楼离向导学院三站地,据说因为这里离医院和墓地都很近,住户全是老弱病残。张医生说他不再需要白噪音,现在的他更需要知觉刺激,这里负能量集中,所以蓝河从塔区搬出来就被安排住在这里。医生说这话的时候蓝河都没敢翻白眼,即使不能感受到强势向导的威压,扑克脸的威压还是很扎肉的。 

    从此蓝河就要开始干巴巴的连续做身体检查的日子。能力消退对他来说就像一个糟糕透顶的梦,混混沌沌,没剧情却也没法醒来,得不到解脱。

    正东想西想没个完,辅助晶片提示有即时通话请求。

    “搬家也不说一声?”系舟的声音。 

    听那边埋怨,蓝河嘿嘿笑,“曙光他们归队了,你又特殊情况,反正东西少,这不刚弄好打算找你吗。”

    “……”特殊情况刚过的系舟同志尴尬了下,“别说没用的,出来喝一杯,老地方。”

    只消一刻钟,蓝河便跟系舟在酒吧街碰面了,他忽然发现新住处真不错。

    玻璃杯轻碰,系舟喝了口加冰的淡蓝色液体,咂巴几下嘴,不禁扭头朝吧台收银那边喊:“老板,这杯密银实诚,忘兑水了吧?”老板不理他调侃,只幽幽道:“翻酒窖发现一桶漏网之鱼,便宜了你小子。”

    蓝河系舟面面相觑,各端酒杯挪到近前,“怎么?腾地方屯新货?以后不卖密银了?”

    老板摇摇头,片刻后发现俩年轻人还凑在这边等他答案,只得叹口气,“我要回四区。十一区舰队战略转移之后,十区又变成防卫线外环,太危险。”

    最坏的答案,两个听众都忍不住跟着叹气,至此,酒吧街上坚守的最后一家非军属店也溃退了。“什么时候撤?时间合适我俩送送你。”蓝河拍拍老板的肩。老板笑了笑,“就今晚,你们进来之后我就歇业了。”说着也给自己倒上一杯,三只酒杯碰在一起。

    “店面呢?卖了?”系舟看看熟悉的环境,颇有些舍不得。

    “委托给中介了,我可不想亲眼见人搬进来重新开业。”小老头慢慢抿着酒,从吧台后划拉出几张古早的磁卡摆过来,蓝河估摸这卡比自己小不了多少,“前两天店里办畅饮节,你们几个没良心的一个都没来捧场,给你们留了几桶,自己搬吧。”

    换作以前,两人肯定嘻嘻哈哈招呼着去搬酒了,眼下却离愁别绪的谁都没心思闹。

    隔天清早,一辆后座带斗的老式气垫摩托停在幽暗的酒吧后门,蓝河从车上跳下来,揪起后座的背包,兜里掏出一摞卡,过关斩将杀到酒窖。昨晚系舟归队前和他已经搬了一轮,酒窖里几乎空了,只剩酒架上四五只支小的实在拿不了。今天阴雨绵绵,酒窖里有些闷,蓝河只想麻利拿了酒走人,然后去找张医生,装孙子挨训。

    某舰队长落地至今一个礼拜,互为实验搭档的两个人完全没有联系。

    他那个搭档……蓝河想想就有些蛋疼。依张医生的言辞,让他们尽早互相认识熟悉下,对方似乎对他并没有印象,他就更懵了。

    叶修跟他不但见过,还在立安斯亚小行星上相处过不少时日,不但相处过不少时日,还老说他是向导,不但老说他是向导,还坑蒙拐骗让他身体力行试着帮忙做过精神疏导。也就小半年前的事儿,如果说对名字没印象,还算正常,如果是对人,那得是有多日理万机才能对人没印象,就算是个玩具,掂手里揉捏那么多天,不说哨兵,普通人也能记个方扁圆吧。综上所述,真没印象的可能性极小,特地要装没印象,绝对是嫌麻烦。

    想到这,蓝河就心慌,话说这事他从没敢跟张新杰提,也不知道伟大的向导有没有感知到,要是到最后才发现自己隐瞒了重要事实影响实验数据,指不定会让轰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哎,郁闷。 

    蓝河把酒瓶一只只塞进背包,扣好,单肩背上正要往出走,余光里突然出现一个灰溜溜的东西。 


2015-10-28
 
评论(5)
热度(123)
© 刘季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