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1)

韩张目前真没有。




(1)

    两个世纪前,地球人类开启了宇宙移民时代。第一个移民局在火星上成立,接着是金星,到行星R73y,已经是足足第十个。很多时候大家懒得叫一堆字母数字的官方名称,就按顺序把移民行星叫做第几区,久而久之,官方也只好承认盖章了。

    行星R73y,也就是第十区,发展历史并不长,除开建设工兵团,从移民舰第一梯队登陆算,至今不过二十年。作为战略行星,联邦政府最初的设想是把她单纯作为空间跳跃补给站和军事基地,但宇宙拓展进程太快,第十区很快从前线沦为后方,其他区的移民接踵而至,这里的生活才开始有声有色起来。酒吧街生意兴隆,直到十年前战争爆发,政府宣布自愿撤侨,如今酒吧街的门店大多是那时被不愿撤走的军属盘下来继续经营的。不仅是酒吧街,很多服务行业如公共交通,从业人员也几乎不是军属就是退伍老兵,所以如果曙光同学感到投诉无门,真怪不得谁。 

    安文逸从向导学院出来,跟同伴钟叶离乘轨道车直接到了酒吧街。同天黑以后的人满为患相比,白天的街道显得萧条不少。两人拐进一家门口的全息投影不显示酒吧名字,光在轮播各种天气的店,钟叶离进门的时候看着逼真的雨帘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酒吧里应景的全是下雨的声音,时不时有雷声。钟叶离来自金星,那天气特别好,一年到头打不了两次雷,小姑娘到吧台叫了杯柠檬雪莉,苦着脸躲楼上包厢去了,包厢里音乐还是别的什么可以自选。

    白噪音,安文逸想。环顾四周,安安静静坐着的几位果然不是哨兵就是向导。吧台里满脸胡茬的中年男人叼着烟哼着小曲,拿毛巾擦干杯子上的挂的水珠,再塞进老旧的紫外线消毒机。

    “小安喝什么?”亲切的女声打断了安文逸习惯性的环境扫描,他回头,正看见酒吧老板娘陈果询问地望着他。酒吧一楼是个马蹄形,吧台就沿着这个形状撘了一圈,安文逸见最角落的一桌一个人正背坐着,百无聊赖地撩着全息的酒水单,那单子旋转门似的成了圆柱形的残影。

    他朝那个方向示意了下问陈果:“队长今天喝的什么?”

    “Babylips。”却是擦杯子的魏琛抢先答道,“老子亲手调的,醉不死他。”话没说完就被陈果的杀人眼神瞪了。“哎哎,这不能怪我啊,”魏琛赶忙辩解,烟灰掉了一手,“他要求的,顾客是上帝。”

    “你滚滚滚滚滚!”陈果嫌弃地抢过毛巾,“脏死了去洗手!”

    安文逸也算看惯这两位吵了,自己取了只杯子,端了一整壶纯净水到那桌坐下,桌上的酒杯已经空了不知道多久,依旧散发出浓烈的酒香。安文逸给空杯里添上清水,自己也弄了杯喝。对面的人一身普通陆军作训服,道了声谢,眼神清明,正是刚跟他一起完成作战计划随舰回到地面基地修整的舰队长叶修。

    “还是老样子?”安文逸问。

    叶修点头。

    “让我试试做疏导。”见对方未置可否,安文逸又弄来个杯子,倒上清水,两根手指伸进水里,叶修配合地照做了。数分钟后,安文逸叹口气,把手指从水里抽回来擦干。

    完全没用。斥力太强,精神壁垒严丝合缝,即使用媒介也进不去了。“队长,你这样的不行的。”安文逸向来沉稳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担忧的神色。

    “我知道,辛苦了。”叶修也叹口气,失眠症状越来越严重,以前好歹每天能睡三四个小时,现在是只要一个礼拜能睡够十个小时,全舰队都恨不能给他办庆祝会。

    “我还是建议你早点去找老师。”

    叶修呵呵笑,“你说张新杰?找过了,净出馊主意。”

    安文逸被噎,“明明是你自己除了药物别的都拒绝了。”

    冷场。雨声似乎更清晰了。

    “队长,我们必须解除绑定。”过了好一会安文逸才淡淡道,“我的向导能力在退化,相对的,哨兵能力在增强。今天去见老师,他也同意我的意见,要进行下一步实验了。”

    叶修思考片刻,“那这么说,导致能力偏转的变量里面可以排除哨兵影响了?”

    “还不能,还有一个需要你接触的实验样本。”安文逸给叶修杯里续满水。

    叶修盯着眼前这个面上一本正经,实际上有那么一丝狡黠的小年轻,安文逸是个人造向导,说人造倒并不是说是机器人或者生化人,而是通过系统教育,把本不是纯向导体质的人培养成向导。安文逸本身是个双向,兼具哨兵和向导体质,但要说能力,可能就比末席强点。叶修伸了个懒腰。

    “哎,来吧来吧,都说了多半是射线之类的宇宙环境影响的,偏不信。现在你知道了吧,什么向导收割机,都是那帮坐实验室的心脏栽赃陷害。”

    安文逸终于也没绷住笑,向导收割机是很多人私下用来调侃叶修的,传闻叶队长老换向导,而被换下来的向导没多久就会失去向导能力,神秘非常。“所以新周期的实验变量只有向导,下一轮我上天,你不上。”

    叶大队长默默停下撩酒水单的手,“那什么叫我不上,休整期一过不都得归队吗?”

    安文逸却再没答话。

    五分钟之后,叶修手腕上佩戴的通讯表里就收到了军部通过塔内加密频道发送的叶修个人留港通知,军部公文频道直接推送的叶修个人留港通知,公共及私人星际客运管理中心发布的叶修个人留港通知,还有出入境管理署公布的叶修个人留港通知,甚至商品贸易与走私监察署都发布了相关协管通知。 

    “……我去。太全方位了吧。”叶修面无表情,“我说呢,死乞白赖要我随队回地面。”

    五天后,叶修站在张新杰办公室的半圆小阳台上,看空港方向数十艘补给完毕的星辰级到星云级战舰,迎着朝阳,绵延冲向天际回归宇宙,忍不住唉声叹气,“他们不要我了。”接着又跟楼下经过的未来小向导们打招呼,提醒他们鞋带松了,走路别乱看,前面有台阶。于是低年级的都小声议论绕着走,高年级的老远发现居然有个未绑定的首席哨兵,都忍不住好奇凑过来看。 

    要不是身为医者,要不是心理素质超级过硬,张新杰真的很有直接施展精神暗示的冲动。他的精神体是一只丹顶鹤,此刻也稍显烦躁,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雪白的轻纱门帘随风抚在仙鹤身上甚是风雅,可惜谁也无心看。

    这个房间里除了自己还有另一个人的气味,并且这个气味特定的人才闻得到。

    本来这只是张新杰的一个假设,但看叶修这两天的反应,他认为已经到了印证自己猜想的时候。


评论(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