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韩张】Who Says(0)

*我流哨向。

*主叶蓝,有韩张,别的可能稍微提提。

*不要期待肉我是流氓x3.




    (0)

    大半夜,月明星稀,微风习习,多好的天。蓝河跟曙光一起,把笔言飞和系舟往塔那边送。拦了辆出租,司机一听这几个要去军部,其中还有个醉鬼,两眼一翻,说从这儿到塔那边的下客区,车刚启动就到了,各位爷别玩我行吗?然后用一根指头悠然地摁了锁门键,绝尘而去。

    直到那车一个漂亮的甩尾消失在无人的街头,众人这才接受了又被拒载的事实。

    不就是没穿军装吗?有本事老子带衔你也拒!这世道。曙光理了理刚才感官收集的信息,决定明早一上班就给出租公司写投诉信。

    笔言飞喝得七荤八素,坠了磨石似的特别沉。系舟走着走着感觉不对劲,摸摸额头脖子,一拍大腿痛心疾首,蛋疼,低热期来了,果然每次都比上一次提前一些。

    尚且清淡的信息素飘啊飘,曙光和蓝河两人对望一眼,都有些一言难尽。曙光倒是已经和肩上的醉汉绑定了,不过他俩属于精神结合,这会儿身边有个向导的信息素源,还是不自在得紧。于是赶忙叫大哥稳住稳住。好在哨兵是被动发热,只要对面不一个劲康忙北鼻,自控还是OK的。

    他们不再前进,曙光出馊主意让系舟裹张披巾遮遮味儿,蓝河白他一眼,吹风都冒汗,还裹披巾不得捂得更浓了。系舟蹲坐在路边小台阶上,尽量背贴墙借墙根的丝丝凉意让身体凉下来,接口道:“低热就一阵,不受刺激顶多十分钟就过去了……诶你倒是给我站远点!站下风口去!”

    未绑定的向导信息素隐隐约约时有时无,像几滴散发致命诱惑的金黄蜂蜜,吸引着各个角落的幺蛾子。向导本就少,自十年前太阳系人类经历那场大变故,旷日持久的战斗中人类向导数量骤减,时至今日,更越发稀少了,尽管紧急启动的人造向导工程解决了丁点燃眉之急,但随着战争升级和宇宙开拓,向导学院那点毕业率根本杯水车薪。这些说来话长暂且不表,眼下最关键的是,这个味道,是天然向导的信息素,纯天然,不含防腐剂,虽然系舟本人在又一阵乱摸之后松了口气表示已经没事了,吹吹风就好,但幺蛾子们似乎并不死心,仍有残余几只在周围寻寻觅觅,曙光听到至少有四五个哨兵正向他们靠近。踹了脚笔言飞,这人翻身接着睡,差点没把他鼻子气歪,心中各种卧槽把人背到背上,随即催促另两人快走。

    “我说,你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哨兵体质就是哨兵体质,曙光背个体格跟自己差不多的家伙,爬坡说话也不带喘的,对系舟道,“找个看顺眼的哨兵绑定,哪来这么多事,不至于跟小姑娘一样还得挑挑拣拣吧?”

    系舟还没接话,一边蓝河先不自然地咳了声,系舟一把眼刀直甩曙光面门,曙光的OS小人默默括了自己一嘴巴。

    要是不出那个意外,他早该跟蓝河绑定了,这货真特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几人都不说话,顺着长长的石阶向高地走去。

    塔便位于这片高地之上,锥形,外壁光滑无痕,孤零零的,远远看去像是从地里钻出直插云霄的钢笋。这片地面没有别的建筑,这个星球的联合作战部自有军队以来就深藏于高地的掩体之下。高地的另一边是洒满银光的大海,此刻月正明,巨大浑圆,在将将超过地平线的地方以人眼不可辩的速度沿着既定轨道缓缓运行。

    欢迎来到行星R73y,两个世纪前人类移民计划里排序第十的星球,隔着太阳系边缘三百多光年,不算太远。

    转天,在向导学院天桥上,蓝河遇见了一身军装的安文逸。

    两人迎面,显然对方也看见了他。论军衔蓝河比安文逸低,于是照规矩在上级身前五步距离立正行礼。戴眼镜的年轻向导微一愣,右手抬至能微接眉角的高度还礼后未作停留,跟同伴继续朝导师办公楼去了。

    据说眼镜青年前不久还是向导学院高年级的普通学员,说实在的,被授衔之前蓝河对这个后辈甚至没印象。

    看上去状态不错。蓝河默默想。安文逸敬礼时手臂与身体间的夹角比他行礼时小得多,那是长期驻舰官兵才有的习惯,大概刚回地面基地不久吧。桥上只剩他一个,蓝天白云微风吹,看起来很和平的样子。他重新迈步走向学院附属的病理研究中心楼。

    向导屁事没有,哨兵肯定妥妥的。蓝河听自己的脚步声回荡在空荡的楼道,心里有点毛,这楼不管来几次都觉得冷森森,哪还有心思管别人,先愁愁自己再说。他来到一扇拱形的木门前咽口唾沫刚想敲,门已经悄无声息自己开了。



--

oh,读书少,诌不下去了。


评论(12)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