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全职高手|吴雪峰x季冷】好吃不过饺子 (下中2)

……太尴尬了连下中都用过了怎么还没哔哔完



======



    22.

    隔离室跟病房隔了堵玻璃墙,遮光帘没拉严,人影绰绰。

    打决赛都没这么紧张过。

    我分化成A了??这档口??诶哟我去老吴你个乌鸦嘴。 

    叶修不自觉摸摸自己的小心肝,“不会出什么事儿吧……?”求生欲非常强烈地想起来要给电话里的吴雪峰说明情况,眼睛眨巴几下才想起诶嘛手机落陪护床上了。

    免提还开着。 

    ……完了完了,死了死了。小黄鸭闭眼摇头三倍速.gif。

    

    23.

    吴雪峰的iphoneX都快让他拧出小蛮腰了。

    对面兵荒马乱,偶尔能听清几个陌生的生理名词。

    他的心好像突然裂成两半。一半没底似的死命往下沉,一半拼命往上顶,顶得他呼吸不畅。

    又过了好一会儿,似乎护士们都销声匿迹了,仪器声变得异常清晰。

    听了这么半天也没搞懂是什么突发情况。只知道叶修一早被撵出去了,要是他脑子还正常,自己脑子也正常,就该挂了这通电话,让出线,等他找机会打进来。 

    万籁俱寂,滴滴声愈发震耳欲聋。

    季冷浑身酸痛无力,艰难地翻身侧躺,后颈窝子像小时候捣蛋被毛毛虫蛰了一样火辣辣地又痒又疼。手背扎了针,细细的导管里充盈了晶莹的淡棕黄液体,导管的另一端连接一个规格有点惊悚的大针筒,针筒被固定在某个精密助推器上。若有似无的杏子香萦绕鼻端。 

    “……娘希匹。”虚弱的季冷同志脱口而出。 

    “噗……”

    

    24.

    季冷反应了三秒,第四秒的时候那头先说话,声音从他脑后传来。季冷非常恼火,翻边都翻到相反方向可见是没缘分。

    “听到你还能骂人我就放心了。”

    放你二大爷。

    “你……那边怎么了?小叶呢?”

    “死了!”季冷听着就火大,又没力气再翻个身把手机按了,这狗日的怎么还在有毛病吧! 

    “……”吴雪峰有种被猫爪子糊了一脸血的错觉,有点懵逼,又有点想笑,辣疼辣疼的还有点爽。

    [噫啧啧啧啧,恶不恶心,成年人的世界真激烈哈。]几年前叶修糗他的语气犹在耳畔,吴雪峰走神想了想,觉得这大概就算一语成谶。 

    航站楼外飞机起起落落,日头西斜要有夕照的架势。之前两头跑的心脏好像忽然变回一个落回肚子里。

    “问你个事。”吴雪峰掂量了下手里的机票,眼看要到登机时间了。也是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自己还挺沉得住气,十几个小时前接到电话半夜飞车往机场赶的时候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妹的有屁快放老子要睡觉!”季冷等那边发问等了半天没吱声,又要认定自己被耍了,气得不行。生理期就是非常易燃易爆炸。

    “那时候我要是不出国,你还去做手术么?”

    

    25.

    隔离室的风墙除了一股隐隐的84味,吹起来还是比较舒服的。

    叶修一脸认真坐塑料排凳上,脑子里放空得一塌糊涂。不是跟荣耀相关的领域他挺容易放弃思考的,反正以他义务教育刚完成的文化程度,思考也思考不出个毛来。

    墙上的浓度警示从2000多掉到50,风口关闭,又在12ppm维持了大概两分钟,这才终于变成了可通行的绿字。门锁又是咔哒一声,他刚要起身,就被推门进来的护士姐姐提溜到值班医生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室,工位上有人的就几个。

    离门最远的白大褂眼镜叔有点虚胖,看发量估计人相当聪明。护士姐姐提醒了声人来了,就把叶修安排到白大叔对面的四脚板凳上坐好。

    白大叔嘎巴嘎巴填完报告,合上本子钢笔推到桌角,扶了下眼镜才抬起头跟叶修打招呼,看小年轻正襟危坐的样子,还慈祥地让人放松点。

    “多大了?”

    “21。”

    “平时跟C606的病人生活在一起吗?”

    “……”叶修呆了一下,赶紧摆手没没没没。

    “你哥哥还没到医院,病人的情况有点复杂,我先跟你说一下。”

    叶修:自己下的锅跪着也要吃完。

    

    26.

    ……???

    我做手术跟你出不出国鸡毛关系?

    这问题耿直地在季冷脑袋里走完一条直线,没产生任何副产品。

    季冷:“做啊,早就要做了,关你屁事。”

    “哦……”

    那头边拉长音节边眨两下眼睛的样子季冷似乎都能想象到。

    “那你是排斥能被标记这事本身,还是讨厌标记?”

    “有区别??”

    “有啊。”周围的人看到登机口的提示牌蠢蠢欲动,唯吴雪峰稳如磐石,手指摩挲了几下机票上Q市的字样。

    “你要是讨厌自己的性别,那没办法。但如果只是讨厌标记,不标记这事我能做到,你没必要伤害自己。”

    

    27.

    “阿什么斯??”叶修虚着眉眼一副太阳好大的样子,没听清,听清了也没听懂。

    “阿斯伯格综合征,一种精神病。不过不用紧张,我同事也只是猜测,也许有,也许没有,需要进一步观察。目前情况顶多只能说明曾经有,自愈了。”白大叔有条不紊给一脸乱码的年轻人解释。

    “所以你们家人平时相处的时候,注意说话不要绕弯子,尽量用陈述的方式明确表达意图。他眼下的健康状况,需要心情愉快,不要抑郁暴躁,不要让情绪起伏过大。”

    叶修:……

    “然后是信息素的问题。这个问题比较严重。病人之前对你哥哥或者其他家人的信息素有过敏史吗?”

    “……过敏????” 




TBC

医院部分全部捏造瞎逼逼哈,业内人士不要打我!

标签:吴季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