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全职高手|吴雪峰x季冷】好吃不过饺子 (下上)

又出现了蛇精病的下上(

*ABO预警,吴A季O,小叶A
*吴哥ooc了嘤嘤嘤



--------

    14.

    粉蓝的天花板像小朋友手里的棉花糖,透着那么些与医院设定格格不入的软萌。叶修一条胳膊枕脖子,在床上翘起二郎腿,

    “我俩队友,我进攻他辅助,你袭击他防守,多正常?这也能惦记,哎……”他一个人在那长吁短叹很正经的样子,季冷先是一愣,然后立马心里咯噔一声,卧槽他怎么知道我在惦记这个!

    “这么说吴哥也冤,想他一个切开麻麻黑的人,怎么就摊上你这么愣的……”

    “……切??”

    这重点抓的……叶修忍不住白眼。 

    

    15.

    “别惦记了亲,吴哥跟我顶多是饲养员和滚滚的关系,你这飞醋吃的都跨物种了。”

    说完叶修把手往季冷面前一摊。

    季冷:“???”

    “你俩才是同类。求投喂,我刚没吃饱,帮忙点个外卖呗。” 

    

    16.

    “你是不是特讨厌自己是O?”

    “……”不我讨厌你。

    霸图的人都讨厌你。

    讨厌你思维永远像坑爹写手的良心一样活蹦乱跳。

    “没有,我无所谓。”

    “那干嘛非要割腺体,信息素真那么毒?”叶修翻身,支着脑袋侧躺。

    “啰嗦,等你分化了就懂了。”季冷冷漠。

    “呵呵,别介,说说呗,就当可怜我晚熟,满足下我的好奇心。”

    晚熟有什么好可怜的,季冷嗤之以鼻。他压根不打算说,也不再理叶修,直接没下文,麻利把人晾在了一边。

     叶修毫不气馁,根据多年斗争经验对付季冷就得豁出脸去KY。

    “还是你其实是怕留着腺体会被标记?”

    季冷看熊猫。

    “你们O真奇怪,我看到好多说O都怕被标记的。”

    季冷继续看熊猫。

    “据说是会产生一种直面宿命的畏惧感,持续时间虽然因人而异不过肯定都不短,处理不好还容易抑郁啊狂躁啊精神分裂啊……”

    “给老子闭嘴,嘴闲吃药去。”季冷终于忍无可忍,一记眼刀扔过去的时候被叶修直白的目光生生怼了回来。 

    “被自己对象标记也不行?你们O真奇怪。” 

    

     17.

    你看地摊文学里的套路都是不要,不要,最后要了,还要很多。

    季冷想报警把臭小子扔出去,恰逢护士进来给扎了吊瓶,真当叶修是亲属,嘱咐一通才出去,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嗡——嗡——嗡——

    “手机手机。”叶修先反应过来。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吴。”,季冷摁下拒接只花了零点二秒,不愧是职业选手。 

    草泥马怎么摁到拒了。季冷很无语。

    

    18.

    真心找你的人总是会来下一通电话。

    只是那头听到是季冷居然很惊讶。傻不愣登第一句话就是:“哦你醒了,小叶在吗?”

    ——去你妹的。季冷呃了声啥也没说就把手机扔给叶修。

    “嘿嘿,到哪了?”叶修按了免提,盘腿坐在陪护床啃辣翅好不惬意。

    “首都机场。没买到直飞,就先到这了,候机等下一班过去。”吴雪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真,一贯清凉的感觉变得浮躁,季冷不禁满脸嫌弃。

    嗯等等?首都机场?

    叶修嚼吧嚼吧,“哦那还有几个小时的,辛苦辛苦。”

    那头嗯了声,随即“诶?你还在病房里?”

    叶修大笑,“不在病房里怎么接你电话。”

    吴雪峰啧的清晰明了,看来是意见很大,“国内医院怎么回事这么不严谨,万一你在病房里赶上分化怎么办?出去出去赶紧出去。”

    “嗨,才去外边几天啊,就国内国内的。”叶修啃掉翅根上最后一块肉以及顶头的脆骨,“人病历上写了无配偶未标记,也一直没真赶我走,医院凭什么赶我啊。倒是你,啧啧啧,心疼我自己。”

    “……”没赶。原来是这样吗。失策了。季冷想。




TBC


2018-02-21
 
评论(14)
热度(13)
© 刘季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