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点文|男扮女装+旅行】UFO Catcher (上中)

佛系更新,看不看得到都随缘(x


=====


    (上中)


    大厅里的老司机看铺了一桌twister,只当有服务项目,鼓掌起哄又来了一轮。

    大丈夫,一言既出,没,没有在怕的。蓝河硬着头皮,视死如归地抱紧他的小彩盒。 

    带他去换衣服的同事来自六区,长着三只眼睛,还是平时那副老实和善的模样,起码蓝河就完全没感觉到他有在掩饰跃跃欲试的兴奋。

    “别担心,第一次跟你玩,不会多为难你。”三只眼同事循循善诱,“我去年玩过好几次,最后去了当时的机长家,唔……”他挤眉弄眼地感叹了一下,“真美妙。”

    蓝河寒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飞快躲进了小角落里的置物间。怔了怔,粗暴掰开彩盒,抓出里头的细软一抖,只觉眼前一黑,脸上迅速腾起火苗来。

    蓝哇哇的空姐制服,低胸,短裙,形状奇怪的丁字裤,黑丝,白手套,也就领巾,看上去是正常尺寸。

    ……敲里吗??? 

    置物间的门被拉开带起一阵风,三眼同事抢先道:“看吧我就说我也进去帮你穿。”

    穿毛线啊!!!“这……”槽多无口,蓝河这一瞬有点懵逼,“这是女装!”

    三眼同事呵呵笑,竖了根指头,“其实是男用的哦。这家店提供的型号超多!”欢快又期待的语调仿佛带着波浪号。

    蓝河嘭又把门摔上了。 

    干哪! 

    百感交集,捉小裙子的手都在抖。怎么办还是逃跑吧!

    “不会穿?”

    突然身边幽幽一句,本就惊魂未定的蓝河吓得差点原地起飞。

    定睛一看,是个大波浪的姐姐,踩着高跟鞋比自己高出一大截,五官清朗似乎并没化妆,只唇上一抹艳红就很好看。蓝河一看手里乱七八糟的,顿时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了,结果视线往下就发现……呃,姐姐你好平……可是包臀皮裙又很不错…… 

    叶修看眼前这东亚面孔的小哥不做声只是飞快地打量了一下自己,还在想他刚刚跟外边就说的标准语,自己这句不该听不懂啊。本来还想助人为乐来着……

    “那你要是会穿,劳驾让让,我要出去。”

    蓝河一怔,“哦哦,不好意思。”赶紧往一边让。心里却纳闷,这嗓子,怎么也不像女人啊?而且她来这里干什么,老板娘?

    高挑的大姐姐走了两步,突然停下,低下头不知在看什么,蓝河职业敏感一上来,就想问需要帮忙吗。然而没等他开口,那姐姐就异常霸气地躬身抬脚,把两只鞋都抠下来拎在手里。

    “妈的这群兔崽子,看哥回去怎么收拾你们。”说完就头也没回,走路带风地光脚出去了。

    留蓝河在置物间风中凌乱。原来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蓝河又瞅了瞅手里的细软,不禁腮边两行泪。

    门外的三眼同事在他开门后立即发出一声响亮的哇哦,气得他眼冒金星。

    从置物间到游戏桌,蓝河恨不能把头埋进腿缝里来降低存在感,然而一路上还是引起不小的轰动。玩乐至上的家伙们拍着手聚过来,谁带了头,后来的人就跟着一拥而上,把蓝空姐托上游戏台。蓝河撑坐在桌面上,双手想挡脸,又想扯衣角裙角,尴尬得要命。

    抓娃娃赢了他的家伙手里举着twister转盘,也在众人簇拥下站到一旁的桌上,正对人群喊谁想上去玩,一群人举手,蓝河整个人都懵了,他知道twister脏起来没有下限,但这又不是私人聚会场合,太过分了吧!他立时就想下桌,但桌边围满了人,不但不让他走,还趁乱揩油,圆桌中心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看酒吧门口,小师妹真的带来了警察,然而警察只看了眼里头的情况,就笑着摆摆手,说了点什么就出去了,小师妹追了出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人追回来。

    他终于感到深深的无助了。早知道不如之前直接干架来得好。但是……蓝河看着自己的手,白手套松松垮垮,拳头却早就捏得死紧了。但是他有他的梦想,要是因为这种事失去机会,太不甘心了!

    被选中参与游戏的两个幸运儿已经上桌,国王在万众瞩目的期待中拨动指针。游戏开始了。

    叶修从楼梯口探出头叫服务生加单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情了。大厅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叶修瞅了眼人墙,黑压压的什么也看不见。

    服务生听了加单正要走,被叶修叫住,“在干什么这么吵?”

    服务生扭头张望了一下,“在玩游戏呢先生。”小年轻答道,然后望着叶修笑,“跟你们一样,先生。”

    叶修挑起眉毛,看了下自己,嗷了声。

    “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先生,您加点的东西待会儿给您送过来。”服务生说完等了一会儿,见叶修点头了这才快步离开。

    叶修转身前又朝人墙看了看,这一眼,他勉强瞥见人堆里挤着一抹蓝色。他视力很好,是置物间遇到的东亚小哥,在桌面上人挤人拧在一起,扭曲的表情一点也不像在享受游戏,倒像是苦苦坚守什么。

    ……这就没意思了吧。

    叶修没回二楼,在人群里见缝插针,片叶不沾身地挪到了人墙边。

    看来这一轮刚好结束,手肘落地的输家已经诞生,心满意足地朝国王竖俩大拇指,招来服务生说要接受惩罚请大家喝酒,引来一片欢呼。

    游戏暂告一段落,扮空姐的小哥满脸疲惫一身狼藉,狼狈地缩在桌心喘气。

    皮肤对触感的记忆让蓝河头皮一阵阵发麻。国王从他那桌直接蹦到游戏这桌,揽住蓝河,也不管人厌恶的表情,对他大声说着什么。周围太嘈杂,但叶修轻而易举地读了他的唇语,“嘿好玩吗?这就是国王游戏的精妙之处。整个晚上你都是我的,等下我们回去继续玩,保证好玩,玩过了你就习惯了。”

    国王游戏?

    叶修想了想,看清了小哥那身打扮,目光向四周搜寻,果然在角落发现了几台并排闪着霓虹的娃娃机。

    ——哦,原来如此。

    他去到桌心那二人的正前方敲敲桌面,成功吸引了他们注意。接着朝国王勾勾手指,国王先是一愣,而后一脸诡异的笑容挪了过去。

    蓝河看着本以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伪御姐突然跟可恶的同事相谈甚欢,疑惑得眉头都揪成了一团。他听不清两个家伙在说什么,只看到他们比比划划,指指点点,然后同事大笑着跟伪御姐勾肩搭背越走越远,走向了——娃娃机。 



TBC



=====

好像又越哔哔越长了emmmm要忍住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