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叶蓝点文ABO】我感觉先有蛋(终)

为了不出现下下上,飞一般完结了(x


  上.

  中.

 中下.

 下上.



    终.


    这个人……莫非就是草莓棉花糖?

    作为蓝雨网游部门唯二omega之一,以及唯二知道草莓棉花糖其人之一的系舟,被反差萌惊到眼皮跳。倒是揉了两把肚子的许博远从懵逼里缓过劲来,不再生疏,叫声喻队好先迎了上去。

    “……你又为什么在这?”叶修只稍稍卡了一下,几乎立即明白了个大概,哟这小子又骗我,于是也不戳穿,随口问道。

    “我……”只见许博远果然一尬,艾玛,上次人在游戏里问是不是蓝溪阁高层,自己装不是来着,这怎么解释,十几双眼睛看着,逮个正着还胡逼说就不好了吧……

    正想东想西,就听春易老因为过于疑惑声音都拐了弯:“蓝桥,你们……这么熟?”

    许博远一听更尬了,“……是…吧,算挺熟的?”

    相亲对象认亲现场,你说熟不熟。许博远狠狠抑制住扶额的冲动,真想时间倒流回两分钟之前把那个跟人打招呼的自己打死。虽说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但公共场合解释这个也太……他满脸歉意地望向叶修,却发现叶修的表情似乎又回到了旋风问号的状态。

    蓝桥?

    蓝桥????

    我没听错吧?????

    “你是蓝河?蓝桥春雪?”不得不说玩了十年荣耀心理素质强硬得很,叶修问起来就没像春易老声音还带拐弯。

    玩蛋,连我十区号都听过。

    许博远这下是真扶额了。从没像此刻这般讨厌自己在网游里的知名度。

    “是,是……那个,”你听我解释嘤嘤嘤,许博远生无可恋地环视了一周,小心询问:“午餐有安排吗?”说完想起来看看喻文州,又差点拍脑门,话说这到底什么级别的接待啊……许博远虚弱:“你是来……?”

    我是来?

    叶修脑袋里的阿三绿皮小火车挂满乱七八糟的线索细节回忆杀吭哧吭哧向前艰难爬行。

    我是来见你让我好歹去见见的那个人,顺便卖攻略……

    没想到连你也见了,世界真奇妙。

    ……当初都真诚一点不好吗?

    见蓝河这事儿叶修从没敢幻想自己一上来就能控场,但他琢磨着,就算不控场,脸皮厚点总不至于直接被打懵逼吧。

    现在他懵逼地想其实根本没到什么要靠脸皮厚解决问题的时候。

    他压根就没搞清楚问题在哪。

    这四个月,他和许博远多少有零星联系,总不至于辜负几个礼拜建立起的革命友谊。但这……叶修心里一股子小确丧油然而生。

    很明显,许博远这儿,大家是个没戏的状态,那岂不是说明蓝河那自己也没戏?游戏里再怎么着毕竟是游戏,更何况游戏里也没怎么着。

    我靠。脑仁疼。

    ……算了,边走边看吧,眼下踢爆自己就是叶秋八成讨不到半点好,按兵不动先。

    叶修脑筋转得快,只片刻就想了许多,赶在一脸莫测看戏的喻文州就要开口前抢先道:“业务交流。”

    业务……还交流……许博远眼睛里都快冒出乱码了,啥业务啊,不会你其实是开工作室的吧!许博远心里叨逼叨,不过既然是业务上的,大概就轮不到自己请吃饭了,公司应该会组织他们会餐……还想借请客好好解释一下的说。

    “之前不是说来就请我吃饭?再不说话我可自己解决了啊。”叶修故意。

    许博远呃着又环顾了四周的懵逼群众,重点观察喻队,见没什么异议,简直喜出望外,连声道好好好这就请我们走吧,说完飞快跟本来要同道去食堂的系舟招呼了一声,领着叶修大步朝电梯井方向逃去。

    石化,背后众人集体石化。

    除了喻文州。彻头彻尾局外人的身份反而让他不用去过多迷思。一侧肩膀上尚有叶修离开时拍上去的触感,他回忆着思索片刻。

    “下回君莫笑再谈交易,试着让他打折吧。”喻文州微笑说完,也背着手离开了。

    G市请吃饭,都不是一下能决定要去吃哪家的。许博远问了半天,叶修一句随你,我跟你走就打发了,也是让人很没脾气。

    ……那就喝粥吧,下火,免得没听完我说话就起身走人……那他要是泼粥……许博远脑门一滴冷汗,不不,叶哥人还是不错的,应该不会……

    两人走了大半条街,此时终于坐定,点好单,边吹空调边喝茶等上菜。

    妈呀,从哪里开头好……许博远同志目光都不敢抬,端茶杯装模作样喝,都快喝光一杯了,焦虑得不行。

    “好久不见,没什么想说的?”叶修默默瞅了他半天,越瞅越丧,一口气差点叹出来,只好也端起茶喝。

    呜噗—— 

    叶修无奈,挑了几张纸巾递过去。

    许博远呛得鼻涕眼泪一把,好在总觉得叶修很亲切,不会在意他丢不丢人,这才没有特别想找个地缝钻。好容易消停,吃的都上来了。面对满桌碟盘砂钵,地主干涩地说不够再点。 

    玉米南瓜粥沁甜清香,虾皇饺爽滑可口。不该吃的人胃口都不是很好。

    这多扫兴!

    许博远牙一咬,“叶哥,我之前……我是不想牵扯到现实的生活和工作才瞒你的,结果你还是知道了……你如果不高兴我都懂,不过我真的绝对不是要耍你。” 

    叶修现在哪有心情追究那个,“算了算了,我也小号……”没好气,“就当咱俩都孽力回馈。”

    不料戳了对面笑点,刚还丧着的脸,顿时像要发起光来,叶修只觉心里哪里微微一震,横波纵波各种波从震源扩散出来,荡漾得他全身痒痒。

    “你还知道孽力回馈……”许博远嘿嘿蔫乐,夹了粒虾饺塞进嘴里。

    叶修怔了怔,怎么感觉被小瞧了?“我怎么不能知道孽力回馈?”他反问。

    “你不是,哈哈哈,”许博远还是笑开了,“挺保守么。”

    “……”叶修黑线,“那叫正直!哥才二六,年轻人那套还是懂的。”

    许博远笑得眉眼弯弯,也不去驳他,心想这人毛起来有点可爱啊。

    “说起这个,”叶修吞下萝卜糕,望了眼冷气口,“还记得我说那人么?我今天去见了。” 

    “啊?什么原来他在G市?怎么样怎么样?”许博远有兴趣。

    叶修多看了他几秒,又不自觉望向了别处,“不错。”

    典型的急死听众。“什么不错?人不错还是处得不错?”

    “都不错。”叶修默默啃菜心。

    都不错?许博远懵,“都不错你还不约他吃饭?”跟我吃什么……“难道你约了他晚饭?也好也好。”

    叶修听他接连说话,像只左蹿右跑的兔子,不愧是少天的粉……不那家伙蹿太快头晕,还是这个好。

    “你对吃饭是有什么执念?每说一句都不离饭。”叶修调侃。

    许博远又嘿嘿地解释你得入乡随俗啊是不是。

    “我没约他晚饭。”叶修幽幽说,“不知道怎么约。”

    “噗——”许博远庆幸没喝粥,“还说不是保守!”

    “……”叶修扎实体会了一把有口难言。

    “怎么约都行啊?吃个饭而已,有没有这么难开口。”许博远同志又着急了。

    “我说,你怎么总是比我还急啊?”叶修纳闷。

    “因为……”许博远都快脱口而出了,突地一卡,脸色以叶修肉眼可见的速度黯了黯,“呃没什么了,朋友里第一步没跨出去的见多了而已,觉得很可惜……”说完埋头喝粥。 

    对面半天没动静。许博远脸还埋在碗里,抬起眼睛偷瞧,正巧跟叶修看不透的眼神对上。

    “来来,吃吃吃,不好意思我管太宽,你肯定有你的道理,别介意啊。”许博远连忙道歉搪塞。

    叶修良久才动筷子夹了根凤爪到碗里,却没立马吃。许博远说话的样子,哪像在可惜别人。分析加演绎,叶修得出很不好的结论。 

    “小许,你是不是心里有人啊?”叶修说得缓慢清晰,仿佛一颗陨石,拖着闪亮的尾巴,老半天才掉下来,把许博远的脑子砸了个坑。

    “没有!”语气急切得太明显,但是这种……该怎么争辩,有这么明显? 

    我去。看是这反应,叶修的心先凉了小半截。第一步没跨出去?那愈是念想得不到回应,愈会不自觉拿心血去浇灌,这哪是没有,这是已经根深蒂固了。

    一时间没人接话,空气都凝固了似的。 

    叶修觉得指尖麻麻的,是不是冷气太足。一顿饭吃成这样实非他所愿,无论如何,还是得吃好,谁知道有没有下回。这般想着,他也打算像之前许博远那样说句来来来吃,不好意思我多嘴了什么的,但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是什么样的人?”话出口自己先吓了一跳,心中狂骂要是饭都吃垮全是你的错!

    什么样的人……

    一口气在许博远喉间哽了半天。

    “你看,我都告诉你了。就当是分享秘密,投桃报李?”叶修孜孜不倦循循善诱,心里把自己从头到脚鄙视了个遍,这是赤裸裸的套人隐私。

    许博远看看他又看看菜,再看看他,咬下唇一脸艰难的样子。叶修真是一边觉得冷气太大一边紧张得有点冒白毛汗。难为他硬着头皮不心软。

    俗话说秘密藏得有多深,就有多绝望。许博远架上筷子,才好捏拢拳头,缓缓吸入满肺的冷空气。这让他怎么形容呢?有点可笑,偷偷翻遍了老采访,他对那位大神的事依旧几乎一无所知。 

    “是个很厉害的人。”最终,他只得如是说。

    叶修眉梢一跳。

    许博远看向他无奈地笑,“我……荣耀认识的,跟你之前一样,也没见过……是不是特别幼稚?”他自嘲,其实这都是超出问题的细节,本可以不说,但叶修总给他一种亲切感,许博远闷头一想,说就说吧。

    “那是什么厉害?玩荣耀?”叶修问得颇不屑,厉害?有我厉害吗?不屑又不服,想翻白眼,甚至不动声色冷笑了一下。

    那冷笑让许博远很有些不舒服。他以为叶修骑士玩得那么溜,肯定也是喜欢游戏,尊重游戏玩家和职业圈的,何况今天不是还来俱乐部交流了吗?

    “请你不要这样。”许博远正色,“能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就很了不起,即使只是打游戏。”

    ……啊?怎么跑到了不起去了?叶修莫名其妙,但心中不忿更甚了,我去,在我面前,说网游玩家,“做到极致”,啊?夭寿了真是。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别误会。”叶修解释,“那看来的确是玩荣耀厉害了?”

    许博远听人解释发现是自己误会,不好意思地哦了声,然后点点头,算是回答。

    “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劝我的时候那么积极。”叶修不解。 

    许博远微不可闻地叹息,“差距太大,不是一个世界的。”

    ……不屑,不屑,生气!“一样都是玩家,能有多不是一个世界啊!”你不还是蓝溪阁五大高手呢嘛。 

    “不是,你不懂。”许博远低落得很。

    我不……叶修多好的心理素质,眼下都只觉要气笑了。

    “你是不敢告诉他还是怎么着?他能追杀你?”

    许博远艰难地抠抠脑门,“也……也不会特地……可能就开开嘲讽不当回事吧……” 

    “……快吃,待会回了俱乐部你就告诉他去。”叶修听不下去了,他怕自己把筷子咬断,“约他竞技场说话,”叶修边用对待仇人的风卷残云扫荡食物边自说自话,“趁我还在,他敢笑你我就揍他。”

    许博远一怔,叶哥你这么讲义气我挺感动,但要说你揍他,还是算了吧。话憋在肚子里没说,琢磨着等下回去随便转移下话题,大概就能揭过这页。

    然而那么容易罢休的话还是叶修吗!

    一A一O光天化日一起跑进小房间就算了,还关门!

    难道真是……那种关系?!!!!各大区蓝溪阁负责人们风中凌乱。

    许博远头皮都要炸了。

    “叶哥,真的,不要那么认真……”他被推进座位,看着抱手站背后的叶修,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招谁惹谁了,就这还带强行助攻的?!

    “不行。我可是冒着要被你绝交的危险站在这儿的。快登陆。”叶修不由分说命令道。

    还讲道理吗!现在就跟你绝交信不信!

    也就心里想想。

    许博远咬牙翻出了蓝河的号。

    叶修就站在他身边,看他慢腾腾插卡,慢腾腾敲密码,又紧张又气。

    很快,屏幕上出现了蓝河的第一视角。下线时停在溪山城最高的亭子里,如今青葱碧绿尽收眼底,蓝天白云好不清新。

    ……清新?

    许博远吸吸鼻子。又往旁边挪了点闻了闻。再挪,眼角的余光就瞟到了叶修的T恤衣角。仔细分辨了一下,难以置信地仰望叶修。

    等他拉好友栏等得快上火的叶修此时注意到许博远正凑他身前,歪脑袋看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发火还是该偷乐,只是看人吸吸鼻子,眼睛眨巴眨巴看他,愣怔了一会儿,猛地脸色大变。

    靠,抑制剂!药效过了。

    “呃快开窗,我去问人借药……”说着就要去开门。

    “哎不不,叶哥,很好闻啊,我……我一点反应都没有……”许博远一脸看珍稀动物的表情,“像站在森林里一样。”

    ?????

    还有这种操作????

    叶修哑口无言。

    人不但对你没感觉,作为O,对你这个A的信息素也没感觉,这算不算二段连击?

    悲哀啊!

    叶修都有点脱力了。可那头还在闻闻闻,“哈哈,太神了!”

    ……神你个头啊,我不要面子的?! 

    “行了行了没事就好,先给空调换个模式吧。”叶修超无奈,“赶紧办事。”

    ——赶紧办事????

    ——你们听到没里头说赶紧办事!!!!

    门外一圈听壁脚听得比较玄幻的此时一齐脸色大变。

    许博远的心又忐忑了,但一想,虽然是个O,可也是个男人啊!拿出男人的样子来!牙一咬,拉开好友名单,一眼扫过去,只有一个人的“大魔王”分组列表里,大神不在。

    他愣了小会儿,终于把悬在嗓子眼的气呼了出来。

    “他不在。”他说,庆幸和失望参半。

    此时他没回头,所以看不见叶修眼中过山车般的精彩。 

    叶修眨眨眼,眨,接着眨,继续。

    然后抬起手伸到好友栏边上对准君莫笑几个字戳了戳。

    “……你说的人,是他?”他感觉自己问这话时嘴角都在抽抽。

    反正都坦白了,许博远嗯了声,“你知道蓝河,肯定更知道这个人。所以你说揍他……谢谢啊,不过还是别想了。”

    “呵呵……”在许博远看来,叶修发出了两声不明所以的干笑,估计也是尴尬的,赶紧大家都找个台阶下得了。结果就听叶修干干脆脆:“等他上线。” 

     ????不用了大哥!

    “真……真的算了……”

    “等。你忙你的。”又指了指隔着一个书架的系舟的工位,“这电脑能用吗?”

    许博远百脸懵逼,这无敌的义气,感动哭,“能……密码贴屏幕下边了。”

    游戏里的蓝河真的开始处理公会事务。听隔壁位插卡登陆一气呵成,右下角上线提示,许博远理所当然地以为是叶修的骑士号两只小蜜蜂,于是也没仔细看。

    直到私聊叮地敲响。

    [君莫笑]悄悄对你说:为什么骗我说你是A?

    许博远重重揉了把眼睛,惊恐得睫毛都要揉掉了。

    “靠!!!什么我骗……我什么时候骗了!”然后他一想,好像是说过老子是A什么的……“还不是被你气的!!!!”刚想敲字,“咦?他怎么知道……马格叽谁又把老子卖了!!!!”

    许博远一个人在那原地爆炸,他越爆炸,叶修越安心。

    “上线了?你约他竞技场呗。”叶修好心提醒。

    “……别了吧……?”许博远是真不想把大神的身份爆出来,但眼下这架势,好像不爆都不会知难而退……难道真打一场??那算个什么事儿啊!!!

    更别说大神或许没空……

    [君莫笑]悄悄对你说:说话。 

    [君莫笑]悄悄对你说:来竞技场。

    说着就扔过来房间号和密码,许博远目瞪口呆。

    你悄悄对[君莫笑]说:我为什么要去!!!

    只听隔壁及时补刀,“竞技场走着,别怕他。”

    许博远都要疯了。

    你悄悄对[君莫笑]说:好好好我去!我去!!!

    [君莫笑]悄悄对你说:GG

    ……

    ……………………

    ??????????????

    许博远盯紧私聊窗口,怀疑自己眼花,上下拖动了一下滚动条,确定不是显示bug随机乱码,顿时更懵了。

    “这……这几个意思?!”他快崩溃了。

    “GG你不懂啊?”叶修的声音和着森林里草木清香。 

    “GG就是不打了,认输了呗。”

    “认……”许博远正准备问这让我去竞技场,房间都没进就认输,是要闹哪样,可刚问了一个字就意识到哪里不对。

    “你怎么——”知道发来的是GG……

    这一刻,许博远如遭雷劈,僵硬地转头看向叶修的方向。

    叶修靠在转椅里,做了半天心理建设才往这边瞟了几眼。

    但最终,还是迎向了许博远投来的震惊的目光。

    “我建议,大家都退一步,重新自我介绍一遍,你看怎么样?” 

         

    

    END




对就是欺诈来咬我呀略略略~~~~~~~~~

2017-06-25
 
评论(95)
热度(908)
© 刘季抛 | Powered by LOFTER